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今第二愚人的博客

为了抗争生命的无力感和虚无感,男人总会实实在在地“爱”上多个女人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心,年轻的很,胸,坦荡的很,梦,灿烂的很,人,痴情的很——红颜玉女的知音,肝胆君子的知心、、、

网易考拉推荐

风月十五不归人 (原创小说之三)  

2009-11-17 01:45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—3—

周嫂母子被宽慰了一番后刚走,大门外又响起了骚动。林队长不由得扭身一看,只见门外的人群中,闪出了一条夹缝,一个裹着黑夹袄,抿裆裤,操着手的大块头,无精打采地走了过来。后面跟着的,正是明显地小了两圈的小宋。

“队长,韩满田来了!”

小宋离着队部还有八丈远,就大喊起来。    

来者越走越近,上了队部前的台阶,迈进门槛,站在屋门前,俨然像尊寺庙里的煞神,屋里顿时显得逼仄、阴暗起来。

进庄以来,工作队虽说每天都要到老乡家中去吃派饭,一户一顿,但是,地、富、反、坏、右的家里不能去,“惯盗份子”的家里自然也不能去,所以林队长至今,还未与韩满田蒙过面。然而此刻,当他眼前突兀般地冒出个这么大的“大家伙”,林队长也不禁顿感挠头。

“你,就是韩满田?”

林队长愠色有余,压低了嗓音问。

对方没出声。

“韩永旺家的老三,韩满田?”

对方依旧耷拉着脑袋,无动于衷。

“两年前,从镇一中退学回乡的韩满田?”

林队长的脑海里,倏然间,又蹦出了“十五的惯盗份子”那本卷宗,还有里面的案情描述。

对方的脑袋耷拉得更低了,但是还是看不出有动于衷。

“今年多大了?知道你犯了啥案吗?”

林队长的语气中,也不禁露出了些许的不耐烦。

“二十了。没犯啥案。”

这回,韩满田总算是瓮声瓮气地开了口。

他,五大三粗,足比一米七七的林队长还要猛出半个头来。而且他的五大,都是加大号的,让人很容易联想到,这种面相的特征里,或许蛰伏着很多常人没有的谲情、怪异。

看来,不交手则已,一交手,就要准确地吃透对方,该出手时就出手,该收网时就收网。

林队长叼起烟斗,在八仙桌前深沉地渡起了步,一步、两步、三步,一圈,两圈,三圈……等到第四圈,就在他从韩满田身旁擦肩而过时,猛地从嘴里拔出烟斗,像握着支小勃郎宁手枪似的,挥手顶在韩满田脑门上,同时厉声呵斥道:“好你个惯盗份子!你,怎么又欺负起女人来啦!这不是犯案是啥!” 

“啊,娘啊!” 

韩满田显然是被那支突冒出来的“手枪”给顶毛了,激灵了一下,后退了两步,随后亦惴惴不安地盯看起林队长的手势来。他的两只眼球,虽然混沌沌、空哀哀的,却瞪得蛮牛般大,脖子上的青筋,也似乎鼓胀着要跳出来。

突然,他用套在破帮烂底老头鞋里的一只大光脚,狠跺了几脚地面后,“哇”的一声,竟咧开大嘴哭将起来。他的哭声像懑雷,声阔,音沉,里面且浸满了稚气和委屈,活像个刚变阴的大孩子,更像个不懂得宿命论的宿命论者,在向讳莫如深的命运抱怨着什么,冲击给林队长的感觉,浑如某个物种灭绝前的哀鸣……

“哭什么啊!看你武二郎似的,怎么败絮其中,还不如个武大呢!”

既然是在“过堂问审”,又怎能容他以守为攻,嚎哭不止哪!林队长怒喝着他的同时,大手一挥,亦像拍惊堂木一样地砸在了八仙桌上,把卓子上的茶缸盖,都震翻到了地上。

这一拍,一吼真灵,韩满田的哭声戛然而止,随之一边用袖口抹着花胡脸,一边抽抽嗒嗒地说:“俺,俺不是啥惯盗,俺,俺就没偷过啥嘛……”

“你没偷过啥,啥也没偷过?”

“俺偷过啥?啥是俺偷的?”

“那——在关外的锦州车站,铁路警察从你身上搜出来的是什么?”

没想到,林队长仅仅是随口举出了那本卷宗里的一桩小案例,就产生了强大的杀伤力,韩满田听后,顿时像个破了气的皮球,堆遂着蹲在了地上。

然而,没过几秒钟,韩满田索性单腿跪了地,仿佛借上了地气似的,“啪啪啪”,狠命地左右开弓,抽起了自己的嘴巴,并且边抽边喊道:“俺不是人!俺,俺就偷过一条花裤衩,就偷过那一次,其余的,其余的可都是冤枉俺的啊……俺、俺坦白,俺的确欺负过女人,俺去找彩凤,彩凤怎的就不中了呢?一定是她娘搞的鬼!俺心烦,就又去找大瓜——俺以前和她相好过嘛,可是、可是这回怎的也不中了呢?而且云儿那妮子,也太过分了,竟然敢骂俺是‘惯盗份子’!俺平时待她可不薄,像舅舅疼外甥女似的,她凭啥骂俺啊!她凭啥管俺大人们的事啊,俺就一巴掌打了过去……俺干的这叫啥事嘛,畜牲不如!畜牲不如!但是俺不是一惯盗,也从来没惯盗过,林队长,你可不能偏听偏信哪!” 

“呵,你倒委屈起来了!怎么偷了,打了,欺负人家了,还满嘴的道理哪!看看云儿脸上的血杠子,这些都是工作队在偏听偏信吗?”

林队长的愠怒之火,像浇了油似的旺烧起来。

“云儿哪是五岁啊,说着话就七岁了……”

“就说七岁了吧,可你呢?你也七岁吗?怎么专和孤儿寡母的戆上了头!”

“俺哪里是戆头啊,”——这回,韩满田说着说着又从地上站起来,向前跨了两步,然后梗梗着脖子,像座黑铁塔似的压在林队长面前,大声嚷道:“俺一向都躲着她娘俩走,可是俺躲了初一,躲不过十五啊!” 

“十五?小宋,今天阴历初几啦?”

突然,林队长冷不丁丁地撇开了韩满田,转身冲着小宋问道。

“喔,阴历……十二了吧,对,十二。”小宋肯定地说。

林队长确认了日子后,这才又回过头来对韩满田说:“那好,韩满田,既然你躲不过十五,那就别躲了,工作队就针对你这种行为,先办个教育班吧,从今晚就办起,连办五天,让乡亲们都来评个理儿,看你这是啥思想,啥作风,啥品德,怎么样!” 

林队长也是蓦然之间,想起了那份卷宗里说的,韩满田之所以被称为 “十五的惯盗份子”,就是因为每个月的阴历十五前后,通常都不会安分地待在庄里,通常都会流窜到社会上去,去“闯江湖”,去铁路上扒车、逃票。那么今天十二了,从今晚起连办他五天教育班,正好破坏了他以往的规律。

“政、政府怎能办俺的班呢?娘个……俺的娘啊,这可不中!庄里上上下下的,抬头撞脸的,打个巴掌掐个指头的,又没伤人死人的,算个啥毬事啊,哪家不打不闹的啊,怎的就办俺的班呢?”

韩满田明显地抓狂了,又抬起脚来狠命地跺起了地面。看来,他对这五天的“教育班”格外在意。

“就这样定了,我还要赶着去开例会呐……哎,小宋啊,把韩满田带到西厢房去,让他先写个检查,回头再叫民兵连派俩民兵来,白个黑个的看着他,叫他好好的面壁思过!对啦,同时发动全庄的知情人揭发他,看他还能不能蹦腾过十五去!” 

林队长说完,抓起大衣抬脚就要走。

“林队长,不中啊!你可不能办俺的班呀!”

韩满田一看大事不妙,办班的事态将成定局,竟一个大步跨过来,扑通一声,跪在了林队长脚前,不由分说,就把自己的右手中指伸进嘴里,一甩头,将指肚咬破,然后高高地擎起血流如注的手指,喘着粗气说:“俺给政府写血书,中吧,俺发誓再也不欺负大瓜了,再也不打云儿了,中吧?林队长,林队长,你就饶了俺这回吧,别办俺的班了,俺念你的大恩、大德、大量了……” 

这时,一直守护在旁的小宋,实在看不下去了,迈上前来就要拽他起来。或许是小宋的动作鲁莽了些,韩满田不服气的一回肘,竟然重重的击打在小宋的腰间。自然,小宋也不甘示弱,干脆扑上去,从背后一把钳住了韩满田的脖子,同时膝下狠狠地顶向了他的肋骨,只听“娘啊”的一声惨叫,韩满田就势栽倒在地…… 

倒在地上了,就索性赖着不起来了。由于韩满田尸打横,躺在地上就是不起来,而且鼻子里,还一个劲儿地往外窜鼻血,“过堂问审”只好暂停。林队长决定顺应突变,等开完了例会,回来再收拾他。但是,等到林队长两个钟头后回来一看,韩满田还在与小宋叫着劲,而且鼻腔里的血,还在稀稀拉拉地流个不止。林队长无奈,只好先实施人道主义,把他放回家“疗伤”,并责成他明早再来工作队报到。韩满田这才哼哼唧唧地从地上爬起来,捂着伤肋,一瘸一拐地消失在月夜中……

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8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