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今第二愚人的博客

为了抗争生命的无力感和虚无感,男人总会实实在在地“爱”上多个女人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心,年轻的很,胸,坦荡的很,梦,灿烂的很,人,痴情的很——红颜玉女的知音,肝胆君子的知心、、、

网易考拉推荐

风月十五不归人 (原创小说之四)  

2009-11-24 13:01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—4—

按照队里的工作部署,队员们每晚都要有计划,有重点地到老乡家去访贫问苦,去扎根串连。彭梅这天约访的对象,正是陈支书家的老妮儿彩凤。

支书家的妮儿,不就等于是庄主家,头人家,土皇上家的千金嘛,自然爱使小性儿。

彩凤最近又耍小性儿了,又在闹腾着想去考区里的中专了,还放出话来说,跟相好的韩满田,算是彻底地掰了,再也不想见他了,只想请彭梅来帮她复习复习功课,好去考学。而彭梅呢,刚好是区里中专毕业的嘛,年龄也只比彩凤大两岁,所以,两个小姐妹的“约访”,也就一拍即合。

彩凤今年刚十八。圆弧脸,细猛的腰,白净净的模样不赖。据说在镇一中读书时,学习成绩还满拔尖的哩!不过一年多以前,不知为什么,却鬼迷心窍,放弃了报考中专的机会,和庄里韩永旺家的老三韩满田搞上了,俩人常约会到后半夜才回家,这让她爹很是头疼,也让全庄的明理人,以及亲戚朋友们,为她惋惜过。

要不是韩家那个二流子拖累了咱凤儿,咱庄早就出“大学生”哩!——当时庄里人都这么说。

这个骚丫头,真是气死俺了,怎么放着白馍馍不吃,专吃黑糠糠哩?——陈支书也总是眼睛里冒着火,脑门上蹦着青筋地说。

按理说,韩满田那阵子还没有发展成“惯盗份子”哪,还只能算是个有争议的“捣蛋头”罢了,何况新社会了,自由恋爱赛蜜甜,浪子回头金不换,妮儿喜欢人家,愿钻高粱地,愿钻柴垛堆,愿意后半夜才回家,都到这地步了,你还管得住嘛?管不住——管不住就头疼啊?

其实,在那刚刚挺过三年大饥荒的日子里,真正让陈支书头疼的,并不全是女儿大了不由娘,窗前月下想情郎的那些儿女情长,而是因为近年来,韩家一直厄运缠身,祸难不断,已经成了庄里晦星、灾星的代名词了,已经千夫所指了,特别是韩满田他爹韩永旺,自从两年前没了自己的爹,也就是满田的爷爷,随后又死了自己的媳妇,也就是满田的亲娘后,就灰头土脸地带着大儿子满山,二女儿满红,也就是满田的哥哥和姐姐,闯了关东。现在庄里所谓的韩永旺家,其实只剩下了一个瞎眼老奶奶,和“二流子”一个的韩满田在支撑着,哪里还算得上是个家啊……

去帮彩凤复习考学的事,其实也是林队长去县里开会前,亲自为彭梅部署的“策略”。林队长曾经意味深长地对彭梅说,彩凤就像是缠绕在消息树上的一根藤。从她那里,既可以了解到大树——庄里以她爹为首的干部们,盘根错节的情况,也可以摸清她和“惯盗份子”韩满田之间,以及她爹和韩满田他爹之间的一些是非曲直,情仇恩怨,这对我们下一步搞清陈天平的“三大罪状”,揭开阶级斗争的盖子,会很有帮助的……

彭梅就是肩负着林队长的如此重托,吃完晚上的派饭后,一溜小跑着去了陈支书家,去帮彩凤复习功课,去“顺藤摸瓜”。

陈支书家冷清之极。乍一看去,只有看院的大黄狗和彩凤娘在。彩凤娘见了彭梅,自然客套一番,随后亦神秘兮兮的带着她,径直奔了后院。她们来到一间耳房前,耳房的小窗户被旧麻袋堵得严严实实,门上还别着一把铜皮锁,彭梅这才恍然意识到,彩凤是被“软禁”在了这里。

“大娘,彩凤不是认错了吗?干么还关着人家啊?”

彭梅故意不解的问。

“咳,错是认了,可是好女架不住缠狼,这两天,韩家那个浑小子,总来俺家房前院后的转悠,把门槛踢烂了都不走。咱惹不起,还躲不起吗?他爹说了,那是个十五的惯盗,今儿个十二了,咱就委屈妮儿两天,先躲一躲,藏起来再说,那小子明儿个、后个的,肯定会出庄的……” 

彩凤娘从怀里掏出把铜片钥匙,四下扭头瞧了瞧,还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后,这才轻手轻脚地把锁打开。

娘儿俩似乎一直在顶着牛,怄着气。

彩凤娘铆足了劲,才给陈支书生下了两个妮儿。一提到大妮儿,彩凤娘立时就会眉飞色舞起来,说大妮儿打小就要强,考进了县里的医护学校,毕业后进了县医院,没半年,就搞上了个县府的大干部……用黄历上的话说,大妮儿是丙子年生的,火旺,有三跳,一跳跳出了农村的土坑,土生金,二跳跳上了县医院挣工资的金路,金生水,三跳跳上了县水利局副局长太太的龙床,真是如鱼得水……

然而一提到彩凤,彩凤娘又怄恼的不得了,说不算不知道,一算吓一跳——彩凤跟韩满田的生辰八字,一个阳水,一个阳火,俩人要是合到一块去,那还了得!

但是,彩凤却根本不信这一套。她打小就叛逆性十足,什么事都是不让干的偏干,不让知道的偏想知道。后来,偷读了一本残破不全的《红楼梦》,接着被韩满田一“勾搭”,就云里雾里的干出了那些荒唐事……

“娘,你就别跟着瞎参合了,快回前屋去吧!”

彩凤肯定不愿意听她娘多絮叨,一看她娘把彭梅带来了,让进了彭梅,一闪身,就又把她娘推了出去。 

彩凤娘一走,彩凤这才像换了个人似的,长长地嘘了口气,然后把瓦斯灯调亮了些,还端过来一笸箩大枣,与彭梅盘腿坐上炕,唠了起来。

“彭梅姐,俺就是数学差点,帮俺辅导辅导就行。其实,俺请姐姐来,还有些后怕哩……”

刚开始时,彩凤还有点吞吞吐吐、藏藏掖掖的说。

“瞧咱妹子说的,想上学还不是好事啊,怕什么啊?又不是移情别恋的。等咱考上了,让那些说闲话的人,烂嘴丫子去!”

彭梅赶忙为她打气。

“俺没相过两家亲,也没踩过两条船,跟谁好,跟谁掰,那是俺的自由,俺才不怕那些碎语子闲言的哪,俺只是怕、只是怕人家误会俺,也误会俺爹……”

“那有什么可误会的?” 

“彭梅姐,你不知道,咱乡下可封建了,一听说俺要考学吧,就有人说,俺像俺姐似的,想考进城里去攀高枝,想要甩掉韩满田,连满田自己都猴急了呢。还有啊,一听说俺还要请彭梅姐来家里补习功课,就有人说,俺是俺爹的一个棋子,想跟林队长,跟工作队拉关系,套近乎哩……” 

“咳,考学是考学,恋爱是恋爱,两码子事嘛。再说了,靠近工作队,就是拥护四清运动啊,有什么不对的,听喇喇姑叫唤,还不种地啦!” 

“说得是嘛。可是,你们才来了几天啊,哪知道俺庄里的那些弯弯绕的事啊——这些年来,俺爹的立场可难了,庄里一出啥敏感子的事,俺爹就像被夹在石磨中的豆子似的,动不动的,就会被磨个粉碎。这不最近,有人一看运动来了,就想混水摸鱼,就一个劲儿的往上边写匿名信,告俺爹“三大罪状”,把些子虚乌有的事都按在他头上了,闹的俺爹他整夜整夜的头疼,睡不着。”

“还是那块自留地的事吧。”

彭梅多少知道些。最近,庄里两大户族之间,一直围绕着块自留地在明争暗斗。据说,那块地挨着周姓人家的祖坟地,土改后归了一户韩姓人家。现在,那户韩家的后人,在三年大饥荒里死光了,周家就以祖坟附近免韩家人骚扰之由,总想着夺回去。工作队前几天接到的匿名信,就是数叨陈支书的,说他披着共产党员的外衣,里面穿的却是封建意识的破裤衩,满肚子里装的又都是男盗女娼的花肠子,他的“三大罪状”之一,就是明显地偏袒娘家人,要把那块地重新分回周家去。 

“那只是其一,还有其二哪。满田家的自留地啊,是块肥地,正好跟那块地搭界。有人说他爷爷、娘没了,他爹和他哥、他姐,又闯了关东,当了林场工人,都三年头上了,按照社里的条例,咱庄耕地少,谁家要是出庄当了工人,那他家原有的自留地,就该拿出来重新分配。于是,就想着把他家的肥水地,和那块地连成垄,也一起划走哪……俺现在才明白过来,俺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,和韩家结了亲,俺爹、俺娘背后的周家,还不吃了俺?可是另一头啊,彭梅姐,你知道吗?韩满田他真的不是什么惯盗啊,是被冤枉的!俺是团员,要坚持真理,怎么也不能乌里乌涂地,就这么着和他断了呀!”

彩凤的半个肩膀倚着缮墙,说着说着还把头也顶了上去,咚、咚、咚地撞得直响。

“凤妹别急,有话慢慢说。看,墙上直掉土渣子,好溜溜的大辩儿都弄脏了。可是,你说他是冤枉的,有证据吗?” 

“有哇,但是俺娘不让俺说啊,还骂俺不要脸。你说,他一条腿跟俺拌在一起呢,那另一条腿总不能剁了去,扔到关外去吧……而俺爹哪,只信上边说的,就是不信俺们说的,说俺是母鸡学打鸣,踩不上调,他是公鸡咯咯蛋,拉不出个圆乎粪来,弄的俺们可挫火了,都想私奔了。” 

“瞧咱傻妹子,那私奔可不是事儿。一私奔喽,弄巧成拙了,以后就更难掰扯清楚了。”

彭梅这才明白,原来,前两天她耍小性儿,说她跟韩满田掰了,说要忘记过去的一切,只想重新去报考区中专,乃是她——或许还是他们的缓兵之计!

“说的是嘛。结果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你们进了庄。俺寻思着,就先别给俺爹添乱了,蹭一蹭,看看工作队的态度再说。后来一瞧,彭梅姐你心地好,慈眉善目的,再加上俺爹也说,林队长挂君子相,肯定正派,于是就决定,先找你聊聊再说了。”

“凤妹放心,你既然这样信任姐姐,信任工作队,姐姐当然也要实打实的帮你喽。”

“那,姐姐就受小妹一拜吧!”

说到这儿,彩凤倏地一下子跳下了炕,双腿一并,就要下跪。

“哎、哎……地上怪凉的!”

彭梅决没料到,彩凤还会亮出这一手,急忙起身要去阻拦。

“他跟俺说,跟好人结拜后,才可以掏心窝子说话。”

彩凤还是出溜着要跪下去。

“快起来,快起来,咱都是团员,不兴那一套……噢,咱们拉钩吧,怎么样?”

彭梅扶住了彩凤,急忙伸出右手小拇指,弯成钩状给彩凤看。

“好,那就拉钩!”

彩凤也伸出了右手小拇指,与彭梅勾在了一起。

“拉钩、许愿,一百年、不许变!哈哈哈……”

完成了这个古老的结交方式后,两人都如释重负。彩凤这才把她请彭梅来的真实用意,一股脑的都端了出来。

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4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