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今第二愚人的博客

为了抗争生命的无力感和虚无感,男人总会实实在在地“爱”上多个女人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心,年轻的很,胸,坦荡的很,梦,灿烂的很,人,痴情的很——红颜玉女的知音,肝胆君子的知心、、、

网易考拉推荐

风月十五不归人 (原创小说之七)  

2009-12-17 22:15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古今第二愚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8—

一进入金秋,长白山里的伐木工们,就像庄稼人一样,进入了“农忙”期,而且一猛子扎下去,要忙到冬去春来才能歇口气。他们要在这个期间,完成一年的伐木任务,而且还要把砍伐下来的树木,用马车、雪橇或爬犁运出山,做好发往全国各地去的准备。

已经在三弯林场当上了伐木工的韩满山,几乎每天都要在老师傅的带领下,和伐木组里其他的兄弟们,小叔大爷们一起,翻梁越岭,跨谷过沟,进到郁郁葱葱、密密幽幽的大山林里去,用他们磨励得熊掌般厚实的大手,石头疙瘩般坚实的肌肉,无数次地拉扯着大锯,挥舞着斧头,然后嘶喊出冲上云霄般的号子:顺山倒喽……喽……喽地,随之顷刻之间,轰隆隆隆的一串巨响,一棵棵的大树,不论是白桦、山槐,还是红松、云杉,都会像战士血卧疆场一样,勇敢而无畏地倒下,其悲壮的场面惊天地,泣鬼神,远比狩猎捕获、杀猪宰羊还要刺激。

秋凉的一天,韩满山终于用自己不懈的努力,换来了他渴望已久的双喜临门:一是当上了伐木队的小组长,由临时工转成了正式工,捧上了铁饭碗;二是和妹妹——来林场后,就隐名埋姓为崔淑红的满红,补领到一张民政部门颁发的结婚证。 

那天晚上,浩月当空,山林寂静。在林场一间只有十来平米大的宿舍里,满红与哥哥盘腿坐在土炕上,逞着强,对饮了半碗高粱酒,随后终于破笑为啼,挤出了一串哀婉悲凉的哭声,浑如老鼠被耗夹子夹住了般的凄厉,而且哭声持续的时间,也像是比女人开盆分娩的过程还要长,似乎一直要等到分娩者体力、精力、耐力消耗殆尽,才会羸弱下去……

“妹儿,不哭了,咱睡吧。不管怎么说,也得把这日子撑下去啊,何况眼瞅着,眼瞅着它不是要红火起来了吗?”

满山把已经哭得伏倒在炕桌上的妹妹抱过来,紧紧地搂在怀里,一边伸手在她小饭盆般隆起的肚皮上揉搓着,一边呢喃咽语。

“哥……” 

“不说嘞,不说嘞。”

“可是、可是俺一闭上眼,就看到了咱娘,咱娘又在配三公毒……还有咱爹,爹像个蓝脸无常,要抓俺祭祖去……”

“妹儿啊,哥不是跟你说过一百遍、一千遍、一万遍了吗?娘配三公交尾毒,采集男人的精血,是为了治病救人啊!老话说,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嘛!还有咱爹,你说爹大,还是爷爷大?爷爷大呗!爷爷在咽气前,跟咱奶唠叨的那一笸箩话,俺可是连风带土的都塞进耳朵里去了,一个土星子、风渣子都没漏啊!爷爷说,无论是从天时、地界、人相上看,你都像是那个八路伤兵的后代——咱娘当年不是救治过几个路倒儿和伤兵吗?听说那里面有个八路,还是个参谋哪。那年,八路参谋负了伤,身上还发了羊毛大疔,咱娘把他捡回来,和几个要死的‘路倒儿’,一起藏在了龟儿坡下的石洞里,娘每天都给他们熬药治病的,整整折腾了有小半年,后来,娘就有了你……听说那时节,娘还没跟咱爹过哩!俺呢,你也知道,是前妈生的,要是爷爷的话有准,咱俩的血缘根本不犯戒!现在咱们出了庄,混出个人模狗样来了,也拜堂成亲了,按理说,咱跟那些青梅竹马的没啥区别,没啥不一样,你怎的总是想不开呢?” 

“可是,俺、俺总觉得……所有的眼睛都在戳着俺,俺、俺毕竟不干净了呀……”满红抽抽嗒嗒的说。

“你瞅瞅,瞅瞅,又来了不是?你是不是要哥拿着刀子,漫山遍野的去找那帮土匪,把他们都阉了才解气啊?可是哥杀了人,一个枪子儿给崩了,那以后谁来照顾你,肚子里的娃儿,谁来养,谁来认啊?现在,多亏了好心人帮忙,收留了咱,把咱办成了工人,你成了工人的媳妇,每个月都能板上钉钉地领到工资,不要再用谷子换煤油,豆子换酱油了,还帮咱们把结婚证都补办下来,咱可不能不知好歹,再去跟那帮老林子里的土匪打仇家了,那不是自毁前程吗?”

“俺不让你打仇家!俺不能没哥呀,俺只恨俺自己,当时怎的没一默眼跳下崖去!那崖沟不见底的,跳下去了,不就全解放了吗?”

“又说傻话,又说傻话。来,让哥好好抱抱……” 

“唉——爷爷说的要是真有准,那可就好喽……可谁会信哪?”

满红何尝不希望爷爷说的这一切,都是真的呢? 

“谁信?那帮狗娘养的信不信,没啥用!哥信!哥信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!你没听娘说过吗?说她当年用三公毒救治过的那个参谋,解放后,在长白山这边当了大官,还捎过信,问候过咱娘哪!那人兴许就是爷爷说的八路参谋、你的亲爹……”

“你总是编出这套话来骗俺,你越是这么说,俺心里就越是闹得慌,就像被窝马蜂追着似的,不知往哪儿躲了……”

“妹啊,你就是死心眼。你看这世界,啥事不是人编出来的?而且编故事的那些家伙,哪个心眼儿正?就说咱庄吧,糟蹋咱家的那些话,有几句是真的?可是越是不真不假的,越是有人信,人他娘的就是这样的贱!就是喜欢弄鬼弄神的,喜欢悬悬乎乎的找乐子!俗话说,吐沫星子淹死人,泡死鬼,那些阴损没屁眼儿的话,被人假假真真的一揉巴,然后再被陈支书那个土皇上一总结,就成圣旨了!俺日他娘的……不过啊,俺寻思着,咱爹为啥跟陈支书有过节呢?恐怕就是从咱娘,救了你亲爹那时候开始的,咱爹要是心里没这个扣,能一赌气带咱们出来吗?出来了,能一猛子扎到这边来吗?爹,不也是想把这些事搞清楚,弄明白吗?爹话里话外的,狷了这个劁了那个的,恐怕早就有了出来闯荡闯荡,顺便搂草打兔子的意思。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上了五台山,总能找到庙嘛,你品品看……”

哥哥说的在理儿!

满红想起了那年,也是在这样一个风清月朗的晚上,她和哥哥,两个青春躁动,浑身冒火,一触即燃的胴体,甘愿焚化成草灰,幻化成情鬼,膨化成烟云,退化成猪狗,也要也要也要的壮哉,烈哉,悲哉,泣哉!……后来他们俩就收不住了。有一天,爹起夜,发现了他们的秘密,爹本能的反应,就是操起砸草刀,冲她满红的头上砍了下去,哥更是反应的本能,举起料槽,就搪架在了她的头上。要不是哥比爹麻利,那砍下来的后果将不堪设想,她肯定找娘去了!接着刀被震落下来,就、就落在了爹的左腿上,从胯腰以下,直至膝盖,切开了足有三寸深的一条长口子……她茫然之中,慌乱地撕碎了小肚兜,给爹包扎上。再后,弟弟也被吵醒了,爹在弟弟还没赶来之前,长吁了一口气后,表情复杂地对她说,快,快让你哥跑吧……

“哥,你说,咱爹是不是早就察觉到了啊?”

“哼,妹儿你说呢?不是吗?不光爹,还有奶奶,不光是察觉,还有默契呢。妹儿你别忘了,原来,俺是睡炕头的,挨着弟弟,然后是爹、娘、奶奶,炕里头才是你。娘没了后,奶奶有一天说她起夜不方便,就带着你睡起了炕头。俺那回睡着睡着抱住了一只脚,开始还以为是奶奶的,可一细摸,不对啊,滑溜溜,细酥酥,香喷喷的,还有个小六趾儿哪,知道是心肝儿你的,俺不就悄悄的……”   

满山说着说着,又悄悄乎、绵绵乎的,把手伸向了妹妹的小六趾儿。

也是啊,穷人家的孩子,从小就光腚露眼的,啥样丢人现眼的事没经历过?公牲口顶槽,母牲口抛臊,人不也是一个鸟鸟样?来了劲儿了,不发个飙出去,哪儿挺得过去啊!

满红又想起了他们那次突破兄妹之情的启蒙爱。哥哥死死地抱着自己的脚,又舔又啃,害得她一声也不敢吭……而奶奶呢,眼瞎——那天半夜里竟起来了,到料棚子里切草去了。

无疑,她有时也抱怨过,自己和哥哥今天的处境,都是爱走偏锋所造成的结果。而且每每都是她,先是使出了母爱套路中最纯洁的妹妹之爱,理解和同情了思春期的哥哥,接着在激活了哥哥古僻而又原始的本能之后,又用上了母爱之中最衷情的妻妾之爱,怂恿和包容了躁动期的哥哥,让哥哥一鼓作气,在混沌的爱欲和情欲之间,冲破了那层薄薄的屏障,堕入了畸爱之中……等到她和哥哥的私情被爹发现后,她已经无法摆脱掉母爱之中最偏执、最浪情的那种淫爱了,只能像荡妇那样的配合哥哥了,于是,在闯关东的路上,在遇到了土匪劫财、劫色的情况下,也只能为救哥哥和爹爹忍辱负重,佯装着愿意跟土匪走,愿意去当压寨夫人,只能等到哥哥后来救出了自己,只好忍痛撇下了他们的爹爹,和哥哥以夫妻相称地另取前程了……

“自从弟弟惹了事,退了学,爷爷和娘没了,庄里人翻肠子,嚼舌头,愣说咱家有血光之灾,只有克亲反逆才能化解,奶奶就常常在忧虑之中,冷不丁丁的对俺说,山儿,你可千万别想媳妇想急憨了啊,咱家虽然没钱,不知牛年马月能给你娶上个,可是奶奶会变,哪天,奶奶高兴了,从草垛里一拽,就给你拽出个媳妇来,比红妮儿长的还俊,也是核桃眼,红枣嘴儿,带酒窝的哪……”

满山还依然陶醉在爱的涛光浪影中。

“呵呵,没说,还有像红妮儿一样的大饽儿头呢?”

满红苦酸酸地顺着哥哥的情绪说。

“说啦说啦,爹和弟弟,还有俺,都没有你这样的大饽儿头……要不哥说你是八路参谋的后代呢!哥这辈子都不会离开这个大饽儿头的,就是下辈子变成了癞蛤蟆,也要在你的饽儿头底下叫!” 

满红开始破涕为笑了。她仿佛照着镜子般地陶醉在奶奶的描绘中:核桃眼,红枣嘴儿,小酒窝,还有个大饽儿头……然而紧接着,那口酸辣苦涩的笑,只笑出了一嗓子,就又哇——地一声,变成了一串无所顾忌的嚎哭……

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