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今第二愚人的博客

为了抗争生命的无力感和虚无感,男人总会实实在在地“爱”上多个女人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心,年轻的很,胸,坦荡的很,梦,灿烂的很,人,痴情的很——红颜玉女的知音,肝胆君子的知心、、、

网易考拉推荐

母亲的心思   

2009-12-21 23:53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古今第二愚人     

星期天中午,母亲乡下的表弟路经北京,风尘扑扑地背来了一袋新磨的玉米面。母亲最喜欢贴大饼子吃了,又见了娘家人,自然乐得合不上嘴儿,连下午打牌时摸了一筒上听,都唱出了声,“我就等着你这大饼子哪,十三不靠,总算靠上了……”  

    晚饭时分,大家推了牌。母亲更是好心情地捷足先登,进了厨房,三下五除二地合上一大盆敦馨戆香的新玉米面,不一会儿就贴熟了二十多个黄澄澄的大饼子。我和老婆,还有女儿,除了想到自家吃,还真没品出母亲有其他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前楼的小马从日本回来了,这还没跨年节哪,就跟她日本老公离了,把她爸的骨灰盒也带了回来。现在啊整天不吃不喝,瘦得麻杆似的,可算减了肥,嘴里还老是嘟囔着,‘就是吃大饼子啃咸菜,我也不去日本了,撒油了拉拉(日语再见的戏说)’。你说可怜不可怜……”母亲一边向饭盒里装着外焦里嫩的大饼子,一边絮叨着:“听说她爸到日本探亲时,被她日本老公忽悠着喝多了酒,后来又被带到温泉里泡澡,一不小心溺死了。而她爸死的时候,她那个老公居然没在场,不知又跑到哪儿喝去了!唉,你说她能不离吗?”

    母亲的眼里衍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“还有啊,对门孙奶奶家添丁啦,媳妇做月子,可是正赶上孙奶奶血压高,住着院,谁也伺候不了谁,赶巧昨儿个我去看了一眼。听孙家媳妇说,就是想掰口新鲜的玉米面饼子吃,你看,你表舅来的多及时……”

    母亲就是这么简约、俗套地将话锋一转,把她的大饼子和世态炎凉、家常里短结合起来,随后装好两个饭盒,出了门。

    母亲前脚一走,老婆后脚就对我挑起了眼,连珠炮似地说道:“你看咱家老太太,都是什么年景啦,还学雷锋哪,学好了还凑合,若是学砸了,人家吃了大饼子,闹了肚子,咱家还得包赔、包治、包挨骂哪!你就不能提醒提醒她……”

    是啊,老婆说的在理儿。这年头雷锋可不是那么好学的,没有 “与时俱进”的头脑、 “WTO”的眼光、“MBA ”的素质,你是进不了总决选的。不过,若是把 “若是学砸了”的理论,强加在母亲身上,就有用量子理论解释分子理论之嫌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看昨天电视里报的吗?”老婆继续唠叨:“现在社会上啊,尽是杀熟的,就说中秋节吧,有人给领导送月饼,结果月饼让领导家里的小阿姨吃了,还真的闹了肚子!不巧的是,那个小阿姨刚好找到了高工资的下家,正想跳槽呢,于是就把事情张扬了,弄得比泡沫经济还大。这么一来,三八服务公司的也兜不住了,只好向那个领导提出了索赔!而更可气的是那个领导,一纸诉状竟把送月饼的告上了堂!你说,那个送月饼的活该不活该?倒霉不倒霉?这样的法制观念,是不是缺了大德?”

    “咳,社会和市场都经济化了嘛。每个人都想着怪力乱神,从中搞钱,何况媒体哪……”我把握着平常心说:“话又说回来了,电视报道的,毕竟还是透过复杂的人性,在缺“德”不等于缺“法”,有“德”不等于有“法”,有“法”也未必有德,无“法”也未必无德的层面上,给不想悲哀下去的人们提了个醒儿……至于咱妈呢?这几个大饼子又不是经营行为,你就别担心有人会起诉咱家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也是提个醒嘛!希望你进一步关心咱妈的生活品味问题,修养问题,长寿问题,也就是与时俱进的问题啊……”老婆气吭吭地甩下了我,“走,女儿,教妈打电玩去。反正妈要是当外婆了,可不想只会贴大饼子……”说完,娘俩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母亲回来了,带着满脸的甜蜜。最先迎接她的,向来是家里最没有血缘关系的成员,一只小京巴——点点儿。京巴们的嗅觉和谄媚,真不知倾倒过多少五尺(无耻)男儿。

    “你呀这几天,是不是也吃腻了鸡肝饭?今儿个就换换口吧,尝尝奶奶的贴饼子……”看着点点儿争宠似地扑过来,母亲兴致大悦,又开始照顾起这位小上帝。她和它的对话,每天都那么精彩。

    晚饭的菜,是我精心炒的。“妈,您尝尝您儿子的手艺,这是炸蚕蛹,这是溜鱼片,还有红烧茄子……哇,这蘑菇汤多鲜亮,美容的。老婆、女儿,快喝口……”我一向是哄妈、逗老婆、夸女儿的高手,谁让咱不会打电玩呢?

    母亲坐在那里,没有动筷儿,眼睛却真的湿润了……母亲心里想什么,我这个做儿子的当然知道。“妈,您看您,趁热吃吧。明儿个该烧寒衣了,我开车去不就是了吗?顺便把红烧茄子啊、炸蚕蛹啊、溜鱼片啊也带上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话一出口,母亲反而擎住了眼泪,双眼紧盯着油黄黄的大饼子说:“给你爸带去十二个大饼子吧,那年,他娶我那天,一口气吃了十二个……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1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