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今第二愚人的博客

为了抗争生命的无力感和虚无感,男人总会实实在在地“爱”上多个女人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心,年轻的很,胸,坦荡的很,梦,灿烂的很,人,痴情的很——红颜玉女的知音,肝胆君子的知心、、、

网易考拉推荐

风月十五不归人 (原创小说之八)  

2009-12-25 13:32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古今第二愚人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9—

按照林队长的部署,跟踪着韩满田出了庄的小宋,于第五天的头上,终于返回了队部。果然不假,韩满田还是个扒车、逃票的里手。从县城出发,到达关外的沟帮子,要历经山东的鲁西北,还有河南、河北两省,以及辽宁的大半个西部,行程数千里,这让尾随其后,只能亦步亦趋的小宋吃尽了苦头,有好几次险些被当做盲流抓起来。据小宋说,韩家父子在沟帮子接上头,抱臂痛哭了一晌,还冲着南边磕了几个响头,完后,韩永旺竟一个人先走了,留下的韩满田,亦在当地租了间草房住下,随后还找来一副掏粪的马桶,给镇上人家掏起了茅厕……韩满田冒着杀头之罪,夜撬党支部,偷走外调信,按照彩凤的说法,不就是要跟他爹合流,然后去林场“惩治”韩满山吗?怎么跑到关外掏起了茅厕?林队长听后很是不解,一时还真摸不清他们父子的葫芦里,卖的究竟是什么药?因此,他丝毫不敢怠慢,马上跑去了公社,用电话向尹团长做了详尽的汇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10—

尹团长——尹长松坐在办公室里的靠椅上,从早上七点起,就开始审阅文件了,这是他解放后,从副师级军干转业到地方以来,至今仍保持着的勤政作风。

他靠进椅背里,点了支香烟,刚想借着烟氲闭目养神片刻时,桌上的电话亦响了起来。他抓起话筒一听,是韩丘庄的林队长打来的,心头不禁一震。随着林队长在电话中的殷殷陈述,有关韩丘庄党支部书记陈天平,与庄民韩永旺家的历史恩怨,以及韩永旺的媳妇姜水英和三个孩子的命运,都巧拙地钩沉起他的往事伤怀,让他心悸如鼓,坐如针毡,在隐痛和思虑中煎熬难耐……

电话里的芒音响了许久,他才从嗡嗡嗡的麻木状态中苏缓过来。而当他的思虑一旦苏缓过来,他肯定,又会像战场上绝处逢生的勇士一样,不仅要重新站立起来,而且还要再次威猛地追杀出去!

他简洁地安排了一下手头上的工作,一吃过午饭,就叫上了司机老刘,跳上了专区党委配备给他的小吉普,一猛子朝淰水河下游的韩丘庄扎去。

秋云高爽,天际扶摇。他心绪万千地坐在车上,脑海里时而波澜万丈,时而抑郁颓丧。随着小车一路颠簸扬起的滚滚风尘,他也不知不觉地,又沉浸入往事的追忆中。尽管萧墙全是灭绝人性的日本鬼子惹起的,热血男儿本无罪,但是,他还是无法摆脱掉政治与人性、哲学与道德之间交错盘结的那些桎梏,理论不清男儿的凌云壮志,与乡土柔情之间的那些藕断丝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11—

他是山东沂水人。“九·一八事变”那年刚满十八岁,就参加了东北抗日联军,后来,那支部队又辗转着编入了八路军的115师,他也当上了师部的作战参谋。

二十多年前的一个暑夏,当时师部开进了沂蒙山区,正与大部队之间,进行着一次战略性的转移与调整,师部机关仅剩下了上百号人留守。不巧,在此期间,竟与日军一个师团的清剿部队遭遇上了。于是,他们在罗荣桓政委的指挥下,跟鬼子展开了一场极度危险的捉迷藏战。他的眼前,至今还挥之不去当年的情境——罗政委临危不惧,坐挫不颠,铿锵凛然的对大家说,同志们,我们就是要在这里,在这五岳之首的泰山脚下,给小鬼子们上一堂孙子兵法的课!发扬我师能打遭遇战,也能打机动灵活的转移战的优良作风,来它个声东击西,金蝉脱壳!同志们,让我们奋力突围,以一当十、当百,化作神兵神将,天兵天将,冲出去,与大部队会合!

后来,在突围中,他的小腹上挨了一枪,右边的半个身子,包括头上、肩上、脚上,也被瓜雷和炮弹皮削去了十几块肉。他知道自己不行了,没有战斗力了,甚至连站都站不起来了,他怕连累了师部,只好一闭眼,喊了声,罗政委,同志们,永别了,就滚下了几十米深的山涧……

那天夜里,弯月斜空而挂,像个大问号,眼巴巴地瞧着一群蝗虫类的皇军,擎着火把,发射着照明弹,明火执仗地搜山。皇虫所到之处,还不时传来伤残掉队的八路军战士,我日你祖宗娘的绝骂声,和山沟里的阴风回荡在一起,啸哮嘶鸣,鼓翕着战场上滞留下来的血腥杀气,也鼓翕着他的游丝残魂,渐渐地从死亡的恐惧中苏醒。

一只草狐虚头巴脑地向他靠来,被他圆瞪着的双眼,给恫吓跑了;一只豹子般大小的山狸子,匍匐着向他逼来,也被他的左猴拳给打跑了,他知道这里夜长梦多,梦多夜更长,待到他的体力耗尽了,或者是睡过去了,就该暴尸山谷,风化在这荒山野岭之中,永无入土为安的念想了……他这么一陡想,居然撑起了左边的半个身子,居然顺势来了个陡转式的翻滚,竟把自己抛出了一米多远。这样一来,他又重新燃起了生的奢望,于是开始就这么滚呀滚,爬呀爬的,居然在启明星落下了钦佩的眼泪的时候,滚出了山涧的底部,滚到了一条通往山林幽处的野径旁,然后在一团茂密的野荆丛后面,意外地发见了一付猎人下的铁套,套子上正挣扎着一只刚刚被套住了一条腿的土獾……

接下来的事情,他恐怕永远都不想再用人类的语言去表述了,那是他永生难忘的五天四夜,名副其实的原始人的五天四夜。他冥冥地等待着猎人的到来,渴了嘬一口,饿了撕一口,像其他的灵长类一样,用犀利的门牙,撕开了土獾的毛皮,拼掉了那只犬齿类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9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