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今第二愚人的博客

为了抗争生命的无力感和虚无感,男人总会实实在在地“爱”上多个女人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心,年轻的很,胸,坦荡的很,梦,灿烂的很,人,痴情的很——红颜玉女的知音,肝胆君子的知心、、、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场虚惊动肝肠   

2009-06-09 13:39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场虚惊动肝肠      文/古今第二愚人

“快、快来吧,接我回家……我在办公室打着点滴哪,我,动不了了……”

昨天下午两点刚过,我就接到了老婆打来的,与其说是求助,不如说是“SOS” 求救的电话。电话中的她,气短声微,语调发颤,完全没有了中年女性的精气神——有时也可以说是如狼似虎般的精气神;没有了她平时 “清脆、悦耳、银铃”,有时我还要再加上一个赘词——“熟透了的大酸枣”般的嗲嗲声。我立时大惊失色。

“怎么了,你,出、出什么事(车祸)啦?”

事后,不知为什么,我也拿不准了,我在说着“出什么事啦?”的地方,说出的,究竟是“出什么事啦?”,还是“出车祸啦?”的哪一句话。

“出啦,都快死了……”

她没有否定。也不知道她当时听到的,究竟是“出什么事啦?”,还是“出车祸啦?”的哪一句话。

我是退岗一族。既没心脏病,也没高血压。所以平日的下午,常常喜欢给自己制造出一个情感激动,意境神游的时间带,那就是爱看悲喜两重天,情节纷呈,大起大落的大片,或者是电视剧。我一听老婆说,“出啦,都快死了”的话,我的泪腺立马就涌动起来,立马就像被水泵抽上了喉头,涌出了嘴巴、鼻子,而后又涌出了眼眶,我的眼前倏地恣肆汪洋一片,好像什么都看不清了,什么也都听不见了,我只呜咽了一句,“我马上到,你要给我挺住!”,就操起车钥匙,奔出了家门。

上了路,一个沉甸甸的念头,大丈夫伟岸般的念头,立即被我强行注入进意志中——那就是,冷静冷静再冷静,镇定镇定再镇定,哪怕她出了天大的事,我也要沉住气,千万不要开快车,千万不要懵了头,不要丧失理性,我要是崩溃了,再出车祸了,那还有谁来挽救我们的家?还有谁来充当“肖申克的救赎”?

这么一自我提醒,我的右半脑,果然像大哥哥管住了小弟弟似的,管住了我的左半脑,管住了我踩着油门的脚,我索性还打开了双蹦灯,于是之,随着蹦灯的启启闪闪,好像我的内部世界和外部世界,也都闪起了光明和希望——她,毕竟还在办公室里嘛,没在医院里啊!她,尽管不能嗲嗲的了,气短声微,语调发颤,但是毕竟,还是个有“气儿”的啊!

不过,就算是一路畅通了,见到老婆至少也要三十分钟。由于路程主要花费在京承高速上,我镇静自如地开了十分钟后,脑海中,又不由自主地情景相生,又回放出了她以往“不听话”的场景,仿佛那些场景与今天的“出事啦,都快死了”的结果,有着必然的联系,仿佛今天的“结果”,就是对她曾经“不听话”的鞭挞和惩罚,仿佛天底下已经发生了的,和即将要发生的一切,尽在吾彀中……

不要紧跟着前面的车——距离才是和谐,才是美嘛,君子相交淡如水啊;

不要轻易的就变线——秩序才是平衡嘛,不怕做错事,就怕跟错人,站错队,跑偏线啊;

早打转向灯——明示才是相互的尊重嘛,礼让三分见修养,有备无患来日长,好事快做,好人快当,又不费电钱啊!

我记得,从她十三年前拿到本的那天起,每当我威风凛凛地坐在她的副驾座上时,类似上面的那些教条主义的话,童子功,基本功主义的话,在我的嘴里婆婆妈妈的就没断过。我没少像前辈似的,长者似的,教育过她,颐指气使过她。当然,有时唠叨过了头,起了反作用,她也会回击我,“你烦不烦啊!絮叨不絮叨啊你!是你开,是我开啊?”地颇给过我一些颜色。

但是我始终不渝。每天早上她出门前,我都要“六十唛、六十唛”地提醒她,每天晚上她回到家里进门后,我都要“祝你平安归来”地祝福她——因为我看到的闯红灯的太多了,倒行逆施(驶)的太多了,横冲直撞的太多了,斗气飚车的太多了,上八宝山通惠陵园的太多了……

然而,她还是“出事啦,都快死了”。

由于开着车,想着车,担念着的,一直也是她的开车的林林种种——你是刚学会开车的小青年吗?小生牤子吗?顾头不顾尾的傻鸵鸟吗?不是了啊!你是个有着十三年驾龄的老司机了唉,怎么对路况的预判,还是那么幼稚呢?怎么还是不会选择最佳路线行车呢?怎么还是,唉……我满脑子里装着的,都是“出什么事啦?”,还不都是“出车祸啦?”的不祥念头,所以,即便并不知道她是否是犯了什么开车上的错误,却还是偏颇地给她定了性。

终于到了她的办公室。我火烧火燎地跑进了她的房间一看——她,脸色腊白,昏昏沉沉地闭着眼睛,正躺在沙发上输液,无力睁眼的样子,无力反应人的样子,无力再去嗲嗲的样子……

她的同事告诉我,她中午吃了几块从冰箱中拿出来的凉西瓜,犯了肠胃痉挛,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了,把一生的后悔事都吐出来了,把嗓子都吐破了……

我,愀然无语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