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今第二愚人的博客

为了抗争生命的无力感和虚无感,男人总会实实在在地“爱”上多个女人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心,年轻的很,胸,坦荡的很,梦,灿烂的很,人,痴情的很——红颜玉女的知音,肝胆君子的知心、、、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也玩了一回“老虎机”  

2009-07-03 09:03:29|  分类: 随笔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文/古今第二愚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也玩了一回“老虎机”

上个月,我随着赴美旅游团,虽然短暂,仅仅十七天,不过走马观花一般,从美国的东海岸到西海岸,即从华盛顿、费城、纽约起,像一个垒球被全垒打似地打到了西边,先是飞落到布法罗水牛城,参观了尼亚加拉大瀑布,大峡谷,接着又被弹了起来,蹦了几蹦,一蹦蹦到了拉斯维加斯,二蹦蹦到了洛杉矶,三蹦蹦到了旧金山,最后,蹦到了夏威夷,再取道日本东京回国,才结束了这次饶美国大半圈,绕地球一周的旅行。

回到北京后,每每想起旅途中的逸闻趣事时,感触固然颇多,不过,在拉斯维加斯赌城酷玩了一回“老虎机”的那次,却最让我印象深刻。下面写出来,和朋友们再一起玩味玩味。

在开往当地饭店的巴士上,我们团三十六名旅客中的二十一名男士,就开始借“赌城”这个由头,这个劳什子话题,自由地发挥了,频繁地向导游吴先生,请教起了“赌经”。于是,围绕着“赌”与人生,与命运,乃至与社会间的诸多敏感问题,我们一路上展开了兴致勃勃的讨论——看来,入乡随俗,我们体内的多巴胺、肾上腺皮质激素,倏然间就被赌城的风光和气氛激活了,别说已经先“富”起来的那拨人,就连我们这些后来者居上的都市白领人,大家对人类“吃喝嫖赌抽”的劣根性,也开始从以人为本,以人性为本性的高度上去认识了。这一点,导游吴先生,一位在美国已经拼搏了近二十年的“游侠”的感言,最有代表性,他说:“赌是上帝造人时,给人类留下的最基本属性。没有了赌性,就没有了做人的元气和灵气。上帝其实就是赌神,就是人类元气和灵气的“潘多拉”魔盒,上帝先是让父母去赌,赌出个不是儿子就是女儿的结果来,接着再让儿女们继续去赌,为生存去赌,为幸福去赌,为未来去赌,上帝从而才会有所作为,才有机会一代又一代地为赌完了一生的人去祈祷,去听取忏悔,然后收回元气和灵气来,继续造人……”

我对吴先生的感言,先是莫衷一是。不过到了下榻的饭店一看,顿时意识到,其言决非耸言。因为仅仅是当地的一座三星级小饭店,就让我们从大惊失色中大饱眼福了——听说拉斯维加斯除了有美高美那样的五星级饭店外,还有六星、七星,乃至兴建中的“八星”级饭店,与三星级以上的总共加起来,至少有上千家,每家饭店的一层大堂,都摆有上百台的老虎机,以及玩二十一点、轮大点的赌博大班台,此饭店当属最平常,最一般见之的三星级饭店了,大大小小的老虎机,赌吧,赌台的等等的赌器,真是簇肩接踵,星罗棋布,一眼望不到头。因此,借其背景而趸句话来说,到了拉斯维加斯,要想住旅游饭店,如果不敢穿过大堂前上百台的老虎机、赌博机的矩阵,不勇于在几十名疑是黑社会的膀大腰圆的保安面前,不屑于在赌博器发出的叮叮当当的按键声中,在东家、庄主发出的赌令声中,在没中上奖和中了奖的哗啦啦的“Spin”声中,掏出“良民证”递给前台,是不可能“Check in”的。

放下行囊后,我们马上就返回了大堂。我和一位退休了的教授旅友,路上就敲定好了,豁出去一百美元了(其实我心中的底线是两百美元),我们也要赌一把,潇洒一回,逾矩一次,请吴导教我们玩老虎机。

“好,你既然有了平常心,输了也无所谓,完全是为了体验,不会抱着适机再反扑的心态,我们就玩……”

我的确是把两百美元,作为“千万里,我追寻着你……美利坚,你是个啥东西……”的心态反应,准备好了的,想在休闲玩耍的层面上,去实施一下“赌运”。因此,我当即就像西部牛仔拔枪一般的神速,嗖地抽出了一张一百美元的钞票,递给了吴导。

“这个机子是玩每次五美元的,外加一个Double,也就是一次吃掉十美元,如果有了小的‘Spin’机会,你每次至少可以得到二十点。如果运气好,‘Spin’上转盘奖,就有可能得到一千点、八百点、六百点、五百点,以下一百点减之类推的大点。现在,你是在用一百点的基数开玩,懂了吗?Ok,顺便告诉你一个概率,我几乎每个月都会试试手气,玩一回两回的,我已经玩了二十年了,最高的一次‘Spin’中奖是五百点,仅此一次,再无佳绩,其余的,都是入不负出的肉包子打狗,从来没有象样的赢过。今天,就看你的运气了。”

吴导说完,就把我的一百美元伸进了老虎机的嘴里,只听“嗖”的一声,比我这个假牛仔拔枪快的多,一张富兰克林即被吞了进去。

剩下的,就是要我稳稳地去按“Start”的按钮了,或者是运内功,或者是展外力,总之是必须让老虎机上下的两个电极,在接受到零点五至一公斤的压力后,相撞到一起,然后把电极的启动力,传导给“Spin”轴,再让三个传动力决不会对等、均匀的“Spin”轴,非线性地转动了,看看它们是天狼星,还是牛郎星,是太阳系内的正物质,还是银河系外的反物质了!看看它们这些狭义相对论的小僧们,牛年马月的可以相会在一起,可以相会在中奖的同一个轨道线上了!相会的概率,恐怕比中国的体育彩票高不到哪儿去。听说,美国的共和党和民主党,每隔几年,就会在赌博的修订法案上争吵个不休,赖以愚弄民众。其实哪个国家的民生,民情不一样呢?人的一生不就是一次大赌博吗?玩一次老虎机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不就是对人生赌博的一次模拟体验吗?

由于我并不懂得如何把握好玩老虎机的尺度,我那一百美元的点数,没用两分钟,就荡然无存了,好像玩得过程中,得过两次加点,一次十点、二十点而已。当得的这些点数也都融入其中,一溜烟似地随之被蒸发掉了以后,老虎机也就戛然而止了,真像个装憨卖傻的大胖老虎,蹲在我面前,虎视眈眈地看着我,看着我的钱包,看着我的表情,看着我的内心,仿佛在说,你还玩吗?干么不玩了啊,你不玩了,能有赢的机会吗?想赌才会去拼,想拼才可能赢啊!

而我却不这样想。

我知道,老虎机可不是那么好惹的,它已经算计过千千万万个以赌为生的性情中人了,至于我,岂能安然无恙地雁过而不被拔毛?不过,我事前做好的玩的底金、底线可是二百美元,我也不能因为输掉了一百美元,就改变初衷啊?那么,我的玩的立场,出发点,究竟是搭建在哪个平台上呢?决不会一开始,就甘愿两脚都踏在输的平台上吧……

我决定暂时偃旗息鼓。我必须找到一个更坦然,更道法自然,更道非道乃道也的道术,再去消耗那剩下的一百美元!

当日作罢。

第二天,在参观完了设计杰出,风格异炯的威尼斯人大酒店、金子塔大饭店,以及观看了拉斯维加斯独特的街头表演:火山爆发、海盗船、舞蹈喷泉等等,以及LG的二百米长的天空大屏幕、晚上的朱碧丽歌舞表演后,我不得不再一次考虑何时去PK “输”了,去赌一赌“输”的运气,去看看是否会干干净净地“输”掉那剩下的一百美元,因为再过一天的上午,我们就要飞往洛杉矶了,我决不应该把赌城的“运气”,带到赌城之外啊!

由于团里的旅友们大多贪晚,于是我决定当晚不行动,最好在翌日的早晨,在喜欢赶晚狂欢的他们还在酣睡的时候,自己一个人去大堂去,去“人不知,鬼不觉”地消耗掉那留在身上肯定棘手的一百美元。我向来是一言九鼎的,不管是对他人,对自己,对友人,还是对“敌人”,我为此而常常吃亏,但我又以吃亏是福,是好事而常常励志——吃亏之处,正是尖人弃之之领域也,因此,有亏之处,决没有尖人。没有尖人,乃至奸人的出没之处,不正是吾等“痴傻”之辈的净土吗?我乐之,我乐之以此法驱尖鬼之。

翌日一早,而且是一大早,四点多一点,我就起来了,一个人从从容容地盥洗完毕后,非常好心情地就下了楼。我估摸着,除了昨晚通宵达旦的玩家外,我恐怕是新一天起始的第一个玩家了吧,我是抱着低调出场的,低调的去摸老虎机的屁股,低调的去体味老虎机的秉性与脾气,低调的去给老虎机“慈善捐款”的,好笑吗?不,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,大度不笑人间志狂之人。

我像买书,买报纸杂志一样地轻松自然,抽出了一张一百美元的钞票,我学着前天吴导的样子,类似于在日本街头使用自动贩卖机的样子,准备将美钞塞进老虎机的嘴里去。在那一刻,我不知为何有了泯然一笑的感觉,这不就像是往奥巴马的嘴里,往美国十二万亿美元的GDP国库里,塞上一张等于六百九十元人民币的票子吗?中国有句古话,礼轻人意重,瓜子不饱是人心啊,请你收下吧,务必,奥巴马先生,俺给你鞠躬了,敬礼了,靠你大老美的!我把钞票塞了进去,而且是硬挺挺地,直不楞登地,使劲地塞了进去,纸币又是“嗖”的一声,飞快地被吃了进去。

这一次,我一不做二不休,一气呵成,更潇洒,更风度地按起了“Start”钮。当我好心情地按到第四次的时候,也就是被吃进去了四十美元之后,我先是听到了几声“乒、乒、乒、乒、乒”的“Spin”声音,接着,我惊呆了,老虎机先是声光大作,接着竟如发狂了似的低吼起来,那种低沉的吼叫,既带着一种刺激的惊悚,又带着一种神秘的发泄,让人紧张之极,随后,老虎机头上的大转盘,也被启动起来,于是,我不得不仰起了头,目不转睛地盯看起大转盘来,看它一圈又一圈地顺时针转动,看它一会儿转过一千点、五百点,三百点,一会儿又转过八百点、二百点、四百点,那时张起张落的心态,事过境难迁……

最后,大转盘终于停在了八百点的位置上!老虎机继之也发出了“嘻嘻嘻”的笑声,似乎催促我赶快取出中奖凭证,赶快去领奖。

八百点,既八百美元!加上我那一百美元中还剩下的六十美元,我从领奖窗口共领出来八百六十美元!在我拿着奖票到发奖窗口去领奖的时候,我注意到,领奖室内的几名管理人员,都用惊诧了目光看着我,其中还闪烁着羡慕和恭维,或许还有些许嫉妒和无奈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9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