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今第二愚人的博客

为了抗争生命的无力感和虚无感,男人总会实实在在地“爱”上多个女人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心,年轻的很,胸,坦荡的很,梦,灿烂的很,人,痴情的很——红颜玉女的知音,肝胆君子的知心、、、

网易考拉推荐

忆王光美阿姨的风采  

2009-08-12 11:14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古今第二愚人

二00六年的十月十三日,我们尊敬的王光美阿姨辞世了……每当我看到与王光美阿姨生前合影的照片时,缅怀与悲痛的心绪,就会油然而生……

 

两千年出头的一个五月初,我有幸借着一次“采访”机会,拜见了德高望重的王光美阿姨。王光美阿姨在世人的心目中,无疑是光彩照人的一代女杰,母仪天下的一代师表,我对她更是仰慕已久。能有机会拜会到王光美阿姨,不仅当时即让我激动不已,而且时至今日,每每回忆起来,依然让我感怀涕零,回味无穷。

我记得,被安排好的约见时间,是当日的上午十点,我们一行共四人。在奔赴王光美阿姨家的一路上,我都在脑子中,拘谨地设计着觐见时的寒暄台词,以及想说,想要表达的拜会要点,而且同行的王秘书还特别地叮嘱我,到了王光美阿姨家中,由于主人的身份“特殊”,由于房间里肯定还存有刘少奇主席的遗物,因此,千万不要随意照相,千万不要东张西望,千万不要多嘴多舌,还有,万万不可谈文革……不过,这一切的事前张罗,虚头巴脑的俗套子准备,在刚一迈进王光美阿姨家的大门时,就被王光美阿姨的风采,给驱赶得无影无踪。

王光美阿姨家的楼下,就是我的朋友忻总之家,他家我常去,因此对该楼内房间的格局,很是了解。我原想王光美阿姨,此时或许会在客厅里,端端庄庄地坐着看书哪吧,也或许会在我们进到客厅后,才从里间走出来,潇潇洒洒地接见我们吧——所以,待她家的“保姆”打开了大门,我就仗着“轻车熟路”,想径直朝客厅走去。

“你们为什么要来找我啊?说说理由……”

随着一声略带些嘶哑,但依然铿锵有力的问话的传来,王光美阿姨,竟从离大门最近的一间偏房里走了出来,“堵”在我们面前,和我们在客厅前的走廊上就照了面。明明是一句亲和力十足的笑问,但是对于怀揣着不同的心态,多层次的目的而来造访的人来说,恐怕就会有不同的渗透力。由于我打头,走在前,王光美阿姨的问话,就好像是直冲着我而飞来的,就好像是一面“照妖镜”,照了我的“面”的同时,又照向了我的心……

是啊,我们这一行人,是为什么而来的?这显然是个既简单又复杂,既敏感又坦淡,既统一,也可以对立着两样说的问题。安排我们与王光美阿姨见面的王秘书,当然好回答,他是首长处的秘书嘛,是来问候老干部的;而另一位同行而来的孙主任,也好回答,他是一家主流媒体的大记者嘛,是来给王光美女士送报样,送聘书来的。唯有我,委实地处于“首鼠两端”的尴尬境地,说我是仰慕名人的“粉丝”,为求虚荣变光荣而来的吧,那岂不太唐突了,太拿观音不当法器了吗?可是,要说我是一家企业的“领导”,是来回访有关“幸福工程”事宜的,那就实在有悖于我的良心了,因为董事会并没有授予我这个权利啊!虽说我们的企业捐过钱。当然喽,我也决不是个蒙事儿的,市场经济化了,被搞活了,我还兼着一份差,也有个准“记者”的名份——我是《中华量子医学与健康》杂志的总编嘛。

看来,王光美阿姨远比“首长处的秘书”,“中央媒体的大记者”,“杂志的总编”们技高一筹。她能够接见我们,已然是给足了我们这一行人的面子——她给与别人的,恐怕至今未能与他人,或是社会给与她的成正比,她受到过的伤害和飞来横祸太多了,她不得不出于“无奈的自我保护”意识,不得不紧绷一下自己的神经,去防范那些巴结权贵,借力长力,想拉大旗作虎皮,包装自己,去吓唬他人的一些别有用心的人。

好在我还没有恶劣到那个程度。

可是,既然是来见“国母”的,而且“国母”本身就是一位饱受过巨大的苦难的母亲,并且还于自己的晚年,为中国贫困地区的母亲们,能够争取到平等的生存权利而呐喊,而勤勤恳恳、兢兢业业地开发“幸福工程”的母亲,我们拜会的目的,又怎能离开“母亲”,离开“幸福工程”这个话题呢?

刚才说了,由于我打头,一进到王光美阿姨的家里,就走在了前面,王光美阿姨的问话,就好像是直冲着我而飞来的,就像是一面“照妖镜”,照了面的同时,又照向了我的心……

王光美阿姨问话的睿智,反倒涤荡了我“首鼠两端”的模糊,清醒了我的思路,于是,我气定神闲地说:

忆王光美阿姨的风采 - 古今第二愚人 - 古今第二愚人的博客cript%22%3B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%28%27head%27%29%5B0%5D.appendChild%28s%29%3B%0D%0A">“王阿姨您好!您别见外哦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,说大实话了,我这次可不是代表企业来的,不是想借用您的名声来寻求双赢的,我来拜见您的理由之一,就是受我母亲的委托,来问候您、感谢您而来的……”

我坚信,肯定是我的坦诚,是我对自家母亲关爱的情愫,感动了她——我的母亲原是四九年七月参加“革命”的,按政策,退休时,本应得到离休待遇,但是,母亲当值正生我的二哥,等到十月一日以后再去上班,亦被十月一日的分水岭,划为了非离休之列,并且至今医保待遇得不到落实,我通过“幸福工程”的帮助,终于不久前,为母亲找回了应有的权益……待到我们走进客厅,我把母亲的情况简述完了后,王光美阿姨已经笑逐颜开,心态神怡,又恢复了她原本平易近人的风貌了。

“哦,你是小赵吧,你还是搞量子科学的哪,那,该你说说了,你具体是搞理论的,还是搞应用的……”

等到主流媒体和官方的例行汇报完了后,王光美阿姨显然又对我的情况,产生了兴趣。她看了看我递上去的名片,和我编写的《量子科学与生命环境再认识》一书说。

其实,在其他人汇报工作的时候,我就注意到了,王光美阿姨的耳朵、眼睛和手,一直就没有闲着,只要她发现了表达者没有表述清晰的地方,尤其是数字方面,她就一定会“不耻下问”的去反问,以求明确;只要她认为翻看辅助材料,有助于谈话内容的展开和多角度认识,她就一定会同时认真的去翻阅提供给她的相应的材料,以求具象。八十岁的耄耋老人,如此耳聪目明,从心不惑,实属罕见,叫人佩服,叫人惊叹。

“……我搞的是科研开发,简单的说,就是用量子物理的分析技术,把人体生物场的微小磁波改变,与早期情志型、器质型病变的磁场变化,做以对照和解读,进而去寻找预报病灶的规律……噢,对了,我这可是班门弄斧,佛前说经了,谁不知道您是辅仁大学物理系毕业的高材生啊……”

借此机会,我又与王光美阿姨套上了“近乎”——我也是辅仁大学附中(十三中)毕业的嘛,我还在日本早稻田的育英学院进修过量子物理,在早稻田的校史陈列馆里,见过她父亲王治昌先生的照片哪!

之后,我又把美国和日本,在量子分析领域内的研究,以及我们目前的研发情况,均做了简洁的汇报。随着话题和思路的走向,我这个典型的东北人,可谓是“给脸就上鼻梁”,亦不可避免地有感而发,说起了“牢骚”话:什么目前国家对我这个领域的研发,支持力度不够啦,雷声大,雨点小啦;权威专家们不敢摸烫山芋,只会伸手先要钱,要项目而求全责备他人啦;学术场上也不净化啦等等、等等。不过,就在我有意识无意识地,说出了一些心中的郁闷后,我倏然间,从王光美阿姨的眼中,看到了一丝忧悒的神情——那种神情,决然是沧桑百历后才会有的深沉表露,一读到了它,我的“牢骚”也就戛然而止……可不是吗?我这不俨然就是在鲁班门前弄着斧子,在佛坛殿前说着经文哪吗?

还是与我同行而来的王秘书、孙主任有经验,以后我们的话题,亦被巧妙地拉了回来,回到如何搞活经济,增进社会福祉,开发好“幸福工程”方面上来了。那几年,大家都想着如何把社会上“文人清议”的力量,用到“策划”的正道上来,用到建设和谐社会方面上来,并且乐此不疲地搞起了各种形式的“策划论坛”……

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自然少不了要有“组织”,有“纪律”地与王光美阿姨合影留念。不过,让我决没有想到的是,大家合了影之后,王光美阿姨居然再一次礼贤下士般地对我说:“来,咱们俩单独照一张吧,给你母亲送去……”

我知道这张照片,亦是她无时不刻地挂念着天下的所有母亲的写照,也是她送给我母亲的最好留念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忆王光美阿姨的风采 - 古今第二愚人 - 古今第二愚人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7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