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今第二愚人的博客

为了抗争生命的无力感和虚无感,男人总会实实在在地“爱”上多个女人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心,年轻的很,胸,坦荡的很,梦,灿烂的很,人,痴情的很——红颜玉女的知音,肝胆君子的知心、、、

网易考拉推荐

百万富翁的流浪犬  

2009-08-24 09:16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文/古今第二愚人

    几天前的一天晚上,我一进家门,家母就头条新闻般地告诉我说:“拆了,那栋房!好家伙,一大早儿的,就来了群民工,推土机、铲车、电锤电钻什么的一起上,乌烟瘴气的,不一会儿,就把那几面墙推倒了……”

    “啊?拆啦!那,那几条狗呢?”

    “听说啊,那几条小狗被赶跑了,不过那条大黑狗嘛,可是疯了似的狂咬,狂叫,就是不让拆,后来被砖头、棒子的一痛乱打,打得不动弹了,就给埋在那片废墟底下了……”

    “什、什么?给弄死了!难道就没有其它办法了吗?唉,这群人都什么智商啊!真狠毒!”

    母亲所提到的那栋房,是座小三层的别墅,就建在我家小区不远的斜对面。八年前,我就曾听过有关它的传闻:由于系当地政府的小产权房,且还占着规划用地的“红线”,法院当年就裁决过了,勒令开发商“立即拆除”。不过,由于买了那栋别墅的主人,是位有头有脸的人物的大舅哥,再加上原来的开发商“倒闭”了,不能补偿房主人了,因此,拆、拆、拆的呼声响如雷,就是一个雨点也没下!于是时间长了,话茬皮了,卷宗入档了,当事人也躲了,问题也就搁浅下来,而且这一搁浅,就是八年之久!

    “人家买房的时候,毕竟花了一百多万哪……”

    有时,母亲也会和邻居左右的串串嘴皮子,站在那位“大舅哥”的立场上,替他说说话。

    直到几个月前,有个部门终于拿到了“十五号地铁关联工程”的批件,下狠心要拆掉那栋别墅了,这才又听说,那位大舅哥,曾向拆迁公司的要价五百万!——五百万哪!那可是他当初买价的五倍啊!双方当然没谈拢。于是那位大舅哥一顿脚,就搬走了,并且还把几条小狗,和一条面孔狰狞的肯定带有藏獒血统的大黑狗,撒在院子里不管了,他本人从此就算“蒸发”了,再也不露面了。

    说来奇怪其实也不怪。自从那家房主人“蒸发”了之后,他家的那条大黑狗,亦自动地肩负起了“老大”的职责,每天都会带着那几条小狗,出去流浪觅食,而晚上天一黑,还会再带着小狗们回来,继续在院子里看家守户。

    我由于每天晚上,都有散步的习惯,加之也是被大黑狗的这种“侠义和忠诚”,深深地感动了,再之,也算是受了杨志军的小说“藏獒”的影响吧,每当我溜达到那栋别墅附近时,就会变着法儿的想去看看那条有着“藏獒”血统的大黑狗,看看它是怎么义不容辞地当上了“领导”的,怎么那么“人性化”地呵护起了它的同类的。于是这么一来二去的,跟那几条小狗和大黑狗,也就混了个脸儿熟——每当看到它们时,随即也就自然地想起了“冈日森格”,想起了我曾经养过的一条哈士奇,甚至由此还会想起日本的“忠犬八公”的故事……总之,“犬”在我的心目中,它的爱护主人的品性,它的忠贞不渝的形象,显然远远地超过了不需要靠“忠贞不渝”,不需要靠“爱护主人”,也能美满地生存下来的我们人类。

    所以,当几天前,听母亲说,那条大黑狗被人弄死了,那几条小狗也不知道流浪到哪里去了,由于“悲惨”的事情就发生在我的身边,那片“血光殷红”的云,就漂浮在我的头上,尽管那只不过是一种气场的作用吧,我的心情,居然一下子沉郁下去,乃至晚上和太太一起去散步,竟不由自主地围着那片已经被清除了的废墟,转上好几圈,想为那条大黑狗,表示一下我的哀悼和敬意……

    昨天晚上也是一样。当我和太太又经过了那片废墟的时候,我的感觉怪怪的,我竟然对太太说,看着那堆废墟,脑子中,竟然出现了些幻影幻形,仿佛幽然之间,即映现出了那条大黑狗的身影:它从废墟堆里的一个“小洞洞”中,倏地蹿了出来,随后张开血盆大嘴,就咬向了几个路过的“民工”……无奈,毕竟还是“民工们”人多势大,几块砖头,就又把它拍回了“黑洞洞”之中……

    昨天夜里下起了大雨,直到今天早上,还依然很大很急。由于雨大雨急,也由于我家车牌的尾号为“6”,今天白天不能进五环,于是我破例早起,决定七点之前,开车把太太送到单位去,然后我再返回来。

    在去的一路上,由于有太太做伴,我没好意思去想我爱想的事情,可是,当我一个人回来,开车经过那片“废墟”前的大道时,先是看见前方有两只小流浪狗,正凄凄琐琐地“木讷”在道旁,狗毛一绺一绺的扎煞着,狗皮和嶙嶙的瘦骨都露了出来,看上去比落水狗还落水狗,比落汤鸡还落汤鸡,紧接着,我又在前方对面的车道上——天哪!竟看见了一具已经被碾作血泥状的小狗尸体!这儿附近的流浪犬其实并不多,如果看到几只聚在一块儿的,很可能就是那位“大舅哥”弃掉的那几只小流浪狗!我当时没敢停车,我当然也不敢停车,不敢进一步去表现我的怜悯和哀痛,因为我知道,如果我敢停车,敢去关怀那两只流浪狗,我的同类当中某一位走后门拿下本子的新手,或许就敢把我也碾在那里,让我与那几只“百万富翁的流浪犬”,得到同样的下场,同样的命运……

(写于二O0九年八月十九日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