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今第二愚人的博客

为了抗争生命的无力感和虚无感,男人总会实实在在地“爱”上多个女人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心,年轻的很,胸,坦荡的很,梦,灿烂的很,人,痴情的很——红颜玉女的知音,肝胆君子的知心、、、

网易考拉推荐

风月十五不归人(之十三)  

2010-01-19 13:53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古今第二愚人

—16—

深秋已过,草木哀黄,蜇虫们纷纷入地咸俯,辽河泛滥过的大地上一片苍凉。

亏得彩凤记住了,满田和他爹以往碰头的地点,是在沟帮子北面的一个桥洞子下。也亏得满田和他爹扔完了炸药包,慌不择路的分头逃窜,一个朝北,一个朝南,东躲西藏的历尽磨难后,又都算计着如何返回沟帮子聚首。总之,在下一个阴历十五到来的前一天,彩凤抱着万一于万一的侥幸,赶到了那座桥洞子下。没想到,苍天不负苦心人,侥幸的概率真的临幸了她,她与前来等待和爹碰头的满田,竟冥冥然、凄凄然地相遇!

那座桥洞子,本来是为了防御洪水泄山,冲击桥坝而修筑的,完全处在背山、背水、背烟火的荒野中。如果没有时不时火车轰鸣而来的惊扰,肯定落寂得像一座古墓。然而现在,却被两个愁楚百感的心灵,所满满的占领。

“满田哥,你说,范大福这个爬山虎,油串子,没良心的东西,这不是在借刀杀人吗?还有那四清工作队,不也是存心想整死俺爹,让俺爹当运动的牺牲品吗?”

彩凤总算见到了亲人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,恨不得将她所恨的人,都像猴子抓虱子似的塞进嘴里嚼个粉碎。在此之前,他们刚刚忘却了世态炎凉所徜徉给他们的辛酸,疾风暴雨般地放纵了几个来回,总算把渴望得到爱抚、慰籍的躯体,当成了一口过年饭。彩凤依然是那样的掏心掏肺,天昏地暗般的缱绻缠绵,满田也仍然还是那样的亮肝亮胆,昏天暗地般的披锐执坚。

“满田哥,你就别再记恨俺爹了,中吗?俺这辈子砣了心,给你当媳妇,把俺爹欠你们的,都冒了尖儿的还喽你,中吗?就算是父债子还吧……”

彩凤越是说得哀婉幽切,两只手臂就越是像套马扣儿,牢牢地勒在满田的胸前。

“凤儿,过去的事,就当它是刮过的风,下过的雨,随它们去吧,只要咱们还能蹦腾着活下去,只要你爹不记前嫌,俺还能不叫他爹吗?”

满田说的也绝非是搪塞之言。三弯林场爆炸案,炸懵了世人,但是也炸醒了他自己——其实,自打他情急之中,夺过爹手里的炸药包,无奈地扔了出去后,随着大音希声而溅起的一片狼藉,人世间的一切情债情仇,冷暖炎凉,都好像浑浑噩噩的在那瞬间,也跟着分崩离析了,灰飞烟灭了。尽管当时他的所作所为,只不过是最本能的、最无可奈何的选择——如果他不冲上去,不掰开爹的手,不夺过炸药包来,不去替天行道,命运降临给他的,就必然是替天殉道,被炸死的无疑将是他爹和他自己。因此,他不得不庆幸,庆幸自己是在充分地体验了一次生与死擦肩而过的过程中,在替天行道与替天殉道的选择过程中,才有所超脱的。否则的话,仇和恨聚形聚象,形影相叠,那桎梏给他的,必将是永生生不如死的梦魇……

还有,至少到目前为止,他还没有被这个过程的最终结果所击倒,他知道他将炸药包扔进去的地方,手一偏,手一顺过去的地方,是哥哥家的小厨房。这一偏一顺的走向,应该是谋杀与恫吓换了个个的走向,剩下的,就看哥哥、姐姐的命数如何了,而且这关键性的,绝对性的一偏一顺,也拯救了他自己,他也随之亦像只大难未死的牡鹿,满身泥泞地从更罪恶的泥潭里爬上了岸。

现在,满身泥泞的牡鹿又与它的牝鹿相逢了,牡鹿有了活着一天,就要给它的牝鹿无限温存、无尽体爱的生存目标,不管前面是否还有沼泽地,有陷阱,有豺狼虎豹,有泥潭。 

“可是满田哥,关于上一辈他们的事,俺还是想多知道些。”

“嗯?想知道啥?”

“就是俺爹当年和你娘,究竟是不是一伙的,是不是一起合计过,要用调包之计救那个八路的?俺估摸着,这事恐怕只有你爹能说清楚了。” 

一提到自己的娘和陈天平的事,满田缄口无语了,满脑子里飞旋起来的,除了娘的妖艳艳的胸脯,赤裸裸的后背,就是被娘压在身下的那一大嘟噜褶皱疤疤的公猪蛋……

“俺记得,俺小时候大病一场,听说快没救了,俺爹急得火上了房,就去求你娘,还给你娘下了跪……后来,俺活过来了,俺爹又去谢你娘,一次两次的走疯了,也、也就气憨了你爹和俺娘……”

彩凤紧贴在满田的胸口上说。

是啊,当年,他们毕竟还是救下了彩凤!不管他们是在奉献爱的过程中忘乎所以的,还是在忘乎所以中奉献了爱的,总之,在爱的大循环中,彩凤才得以活下来,出落成大姑娘,才成全了今天自己梦中的念想。如此说来,人世间的哪一种爱,不是由七情六欲所发,所拼辍起来的呢?俺娘和你爹——现在轮到了俺和你凤妮儿……满田也再一次情不自禁地搂紧了彩凤。

“好啦,我们先不想以前的事啦,还是眼下要紧。满田哥,俺问你,咱们下一步该咋办吧,反正俺是铁了心了,跟你走了……”

“咳,东边的长白山,是不能去了,汇上爹后,恐怕越远越好,越北越好,只能去大兴安岭那边了……”

桥洞子下潮津津、阴凉凉的穿堂风,卷着关外大地上的黑土星子味儿,有点像鲁西平原开花时节的苜蓿香,把两个他乡沦落人,一会儿拉回到严酷的现实中来,一会儿又拉回到忧郁的梦幻中去。

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7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