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今第二愚人的博客

为了抗争生命的无力感和虚无感,男人总会实实在在地“爱”上多个女人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心,年轻的很,胸,坦荡的很,梦,灿烂的很,人,痴情的很——红颜玉女的知音,肝胆君子的知心、、、

网易考拉推荐

风月十五不归人(之十四)  

2010-01-25 19:20:2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—17—

“宁走天池追月亮,不走桦甸过龙岗”。这是长白山里老猎户们的一句口头禅。从护林队的手中,虎口逃生的韩永旺,却不像儿子韩满田逃的那般顺利了,被围追堵截的仅剩下了一条路可走,那就是只能潜入长白山的密林幽谷之中,然后穿越桦甸原始森林,横趟绵延上百里的龙岗沼泽地,从长白山的西麓出山。也就是说,不得不“宁走桦甸过龙岗”,多行数百里的“冤枉”路了。

这条路,无疑是一条随时与虎豹、熊罴、豺狼共舞,与沉潭、窒息、死亡相伴的举步维艰之路。他日夜兼程,好在有一副铁汉子般的肝胆,有野浆果、山蘑菇充饥,直到阴历十四的早上,才辗转曲折着过了龙岗,从梅河口一带扒上列南下的货车,朝着阴历十五,朝着沟帮子方向赶去。

此刻,他跳进了一节垒满原木的车厢,虽说很是颓丧,但终于如释重负,浑如一只鸠形鹄面的败阵公鸡,萎靡在个角落里,方感到体力、精力好像透支了上百年。 

车轮飞滚。车头在奋力顶开风浪。火车前进所发出来的轰鸣节奏,已经将震耳欲聋的噪音,鼓胀成了一串患得患失般的感应。那串感应既沉重得像座山,又飘逸得像片云,将韩永旺掠回到昨天——今天怎么也无法接受的这个现实的源头。

……

“他可是条杀鬼子的好汉啊!受了重伤,还得了羊毛大疔,咱怎么也不能见死不救吧?旺子兄弟,要不,你就去山里走一趟?” 

那时景,姜水英还是他永旺的寡妇嫂子。他大哥刚死了没俩月。虽说守寡期的女人憔棱了些,可是姜水英毕竟才二十刚出头啊,处在少妇嫣嫣的年纪,一副挺乳翘臀的身段格外撩魂。人们常说,“丑女十八也好瞧,少妇卸妆也风骚”,这正是当年他欣赏嫂子的心境,让他对英子近也不得,远也不是的稀罕的慌,不愿意出远门去抓蛇。可是嫂子说,现在配药的蛇毒快用完了,你要是不去,俺可就蹬儿的一抬腿,自己去啦! 

既然爹,已经跟庄里的族亲们合计过了,也请大祭祀给算了一卦,说,只要选个吉日,在炕席底下垫上双旧鞋就行,就能避邪,就可以给他们俩“嫂叔亲”的办喽,不犯忌,那就听“嫂子”半句,听“媳妇”半句,蹬儿的一抬腿,去趟山里呗!

然而不巧的是,那些日子正赶上鬼子封山,梳篦子似的在清剿八路。山旮旯里的蝮蛇也似乎受到了惊吓,居然蒸发得无影无踪。他山上山下、涧里崖外、树洞石缝的折腾了十几天,也没能抓到一条。一天,一不留神,还被鬼子抓了去,修公路、扛大包的当上了民夫。

一个月后,他总算逃了出来。半路上,也好不容易才逮到了一条当年生的小公蛇——英子说,没发过春的,没内功,欠毒力,不着用。

“旺子,沂水那边的交通员来了,说天塌喽,地陷喽,也要全力帮助英子救护那个八路伤员,听说还是个参谋长官呢!为了抗日救国,行善积德,给伤员配药,你就再去五台山一趟,抓几条能吐阳的壮蛇回来吧……”

这回是陈天平来求他了。陈天平明里,是伪乡政府指派的连保组组长,暗里,是沂水地区地下党的发展对象。那年逢秋闰,蛇的冬眠期也就来得早,等不得,于是他不得不听“党的话”,第二天背袋煎饼,蹬儿的一抬腿,又奔了五台山。

对!这回恐怕就是陈天平下的套了!他趁着俺不在庄里的时景,吓唬英子说,鬼子要来清剿,让他们把伤员、路倒儿的,都转移到庄外的龟儿坡去!他安的哪里是什么“救护八路”的好心肠啊,分明是想躲人耳目,想让英子听他的,拿他当根葱,进而寻机,去施行他不可告人的目的!

又过了十来天,他从五台山满载而归,抓回了五条成年蝮蛇。其中两条大鸳鸯蛇,竟然死缠烂绕在一起,卷成了一团麻花,愣是掰不开,不下架。英子说,这两条,一定是金刚级的“蛇林好汉”,在练修身。它们在长时间的交配中,感应到了小腊月节气的到来,索性一交到底,一交千年,想交着身子进入冬眠,有情死的嫌疑,更有修身成仙,仙体升天的意念,比人都倔强。他当时,还未能理会到英子说这些话的含意,直到“嫂叔亲”办了后,才知道英子深得祖传秘笈,一直渴望着能够修炼成仙姑之身——与男人交合,毋宁说是在修身伦道,其阴阳禅练的意念,远远地胜过了养儿育女的同房……

多年以后,童言无忌,他终于从儿子满田的口中,知道了陈天平和自己的英子,的的确确的颠鸾倒凤过!他的羞辱之心、醋腌之心也就大发——这个王八蛋!动不动的就求俺去五台山抓蛇,什么救八路啊,救彩凤啊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,俺日他娘!敢情那王八蛋一直憋着圈屁,想跟俺那个臊婆子练把式!陈天平,你他娘的真卑鄙!看俺不狷了你,劁了你,把你那嘟噜蛋儿挤出来喂狗吃!

然而,对他打击更大的,还是他逐渐的从女儿满红的核桃眼,红枣嘴儿,小酒窝,大饽儿头的身上,看出了些名堂,难道……他不敢去多想。这倒并不是因为他这个草民百姓,不敢去与第三者腿长腿短的论英雄,而是因为他娘,又编出了几句不成调的梆子腔,唱得他心里横竖着不是个滋味——人穷志短啊马瘦毛长,生米熟饭啊谁吃不香?莫忘了,莫忘了天灾人祸降寒雪吆,还有那东洋鬼子瓦上霜;莫忘了,莫忘了八路壮烈的救国泪吆,还有那从军哥哥的柔断肠……

是啊,生米已经熟饭了,他追恼当年英子不守节,还有什么意义呢?何况“从军哥哥”保家卫国,早已战死在疆场,八路参谋九死一生,也早已变成了涅磐重生的火凤凰……现在,满红是谁的,已经不重要了,他唯一唯一的诅咒,就是千万千万可别是陈天平的啊!嫂子啊,英子啊,俺的媳妇啊,你修个什么仙姑身哩! 

纸中既然包着火,早晚就要燃烧起来。那一年,终于从另一头——十九岁的大儿子满山,和十七岁的二女儿满红身上熊熊燃起。在这个贫穷的家庭,还没来得及给他们俩谈婚说嫁的节骨眼上,首先是他娘,发现了两个春情期的孙儿逾矩了,偷吃了禁果……你你你,你就是那个生孽的婆,炼三公交尾毒中了邪魔,你妇道不守啊你图歪道,你人道不走啊你下鬼坡——他娘当然把矛头直接指向了英子,又凄楚怨忿地唱起了梆子腔,唱得他心如峰蜇,肝如虫咬,七窍生烟,浑身冒火。他彻底的癫狂了,真想系根绳,吊死算了!

他已经不记得那段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了。他爹为此而气得一病不起,连喝棒茬粥的气力都没有了,最后,终于没能熬过酷暑,溘然去世。接着他娘也每唱一口梆子腔,眼前就昏黑一片,最后也哀痛之极而失了明。他也好像掉进了地狱的最底层,不是五五二十五,也不是六六三十六,而是七七四十九层,在那里被三纲五常的法雷震得魂破胆惊,失去了定力,满脑子里回荡着的,只有一个幽灵般的信念,那就是非狷了这两个不孝的畜牲不可,歃血祭祖!如若不然,祖坟非得让族人们给掘了!若是到了那个地步,祖坟被人掘了,祖先们的魂灵将流离失所,将日日夜夜飞聚在他的身前脑后,揪他的头发,拧他的耳朵,勒他的脖子,打他的耳光,将无时不刻地斥责他,训骂他,诅咒他,威逼他,羞辱他,让他永世不得安生,庄民们也将永远视他们家为猪狗之列……

至此,他把一切的罪错和愤懑,都归结给英子了,开始没事找事的和她过不去,去大吵大闹,去大打大骂,逼得英子不得不半夜里,去汲子时的“净水”洗身。终于有一天,在个电闪雷鸣的夜里,被雷殛身亡……然而,一直到英子死,他在祖宗家法的天平上,伦理道德的秤杆上,也没能找到一个最信服的准星,界定出一个最贴切的法度,认可出一则能够说服自己的答案来……

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9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