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今第二愚人的博客

为了抗争生命的无力感和虚无感,男人总会实实在在地“爱”上多个女人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心,年轻的很,胸,坦荡的很,梦,灿烂的很,人,痴情的很——红颜玉女的知音,肝胆君子的知心、、、

网易考拉推荐

林河东发足记(小说四)  

2010-06-06 11:50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5—

他们又不是在搞“地下工作”,干么要设立“暗号”呢?不过既然设立了“暗号”,就当然有设立暗号的理由。别看他林河东今天只是一个下岗的,下岗之前是个卖菜的,卖菜之前是个修锁的,修锁之前才是澡堂学徒的——啊,他还干过修锁的哪!对,正是他在锁店修锁的那几年里,让他跟“暗号”接下了缘,这是别话,现在还先别扯那么远,还是回到小莉泡了茶之后。

接下来,他还是满吃着,满嗅着女郎两只小脚和下半身的肉香,不仅像个老中医,像个品味十足的珠宝商人,而且回过头来,最后还是像个文革前就学过揉脚手艺的老师傅,认认真真,四平八稳,轻重缓急地给女郎揉了个舒舒服服,彻彻底底。只不过在今天的一个小时互动过程中,就没有他巧嘴利舌的机会了,他成了一个听客,像牛听弹琴一般的听客。女郎自始自终,都在苦口婆心地,像给小学生上课一样地给他讲解着、说明着一个“在商言商”的道理——你看,贴饼子一个,虽说自己能吃饱,但是要想发大财,莫不如蒸个大蛋糕,他和她,再加上那个日本人泽藤,也就是他们三人一起“蒸”,她有能力帮他在一年之内,就把“林记足道”蒸成一块大蛋糕,然后大蛋糕再“生”出小蛋糕,发展出若干个连锁店来,打造成上千万资产的“产品包”来,而后第二年,就可以发展到东京去,汉城去,让《林记足道》这个国际品牌,在海外也能“发扬光大”……

什么?一年之内资产上千万,而且还要做成国际品牌?这,这这这这,对于他这个属牛的来说,简直如听交响乐!

林河东自从干上了这一行,虽说还没有完全体会到呢,可是“改革开放的方向”,却俨然给了他提示,给了他憧憬,即干他们这行的,今后随着政策的宽松,还能创意出很多的“打包产品”和“套餐”来哪,他早就听说过,人家日本和韩国,就标新立异的很,早就把揉脚的节目“打包”进夜生活,“套餐”进红灯区里了,加上今天被时髦女郎这么一通的穷忽悠,他不敢说信吧,然而最起码已经不敢不信了。

女郎和泽藤揉完了脚,自然是心满意足地走了。而且是留下二百元钱和两张“名片”才走的。说急急忙忙的来,也没给他带点啥见面礼,仿佛知道他今天过生日似的。

客人一走,表妹就张罗开了,给他凑合了两个小菜儿,还开了瓶“小二”,小莉也迫不及待地端出了他的生日蛋糕,三个人借着由头,干脆挂上了“打烊”的牌子,坐下来,吃上了,唠上了。

“小莉啊,你说,那个女的叫什么来着——噢,刘莉莉,跟你泛同一个字,呵,还是什么‘部长’哪!她说的什么‘大蛋糕’的合作方案,你看靠谱吗?”

他手中托着那两张名片,像卖菜时掂量份量一样地掂量着,然后问他家的小莉。

“咳,我说舅舅啊,想那么多干啥啊,管他靠谱不靠谱呢,先套住他们,让他们常来,常留下小费,比什么不强……”

“她姨儿,你说呢?”

“哼,反正现在骗子多。哥,你小心点吧,不见兔子别撒鹰,不到真庙别拜佛……” 

其实他也知道,问,也是白问——两个女人顶多了,可以唱台吃醋的戏,但是呢,从来都拿不出个吃干饭的好主意。

“对了,舅舅,我给你切蛋糕,祝你生日快乐!噢,还得吹蜡烛哪,快快,插上,插上……”林河东发足记(小说四) - 古今第二愚人 - 古今第二愚人的博客

小莉赶忙在蛋糕上插好五根红色的小蜡烛,然后帮着还在懵懵懂懂中的舅舅,几口吹灭后,开始切起了蛋糕。

是啊,如果真的像那个刘莉莉说的那样,就像眼前真的有了这么大的一块大蛋糕了,我过生日嘛,给自己留块大的,剩下的,给表妹一块够养老的,给外甥女小莉一块够她上学的,再剩下的,就是让刘莉莉和那个叫“折腾”的,都拿走了又何妨?都说女人是化妆的,男人是牛逼的,经济是泡沫的,咱是属牛的,就不兴牛逼一回吗?

他心头一激灵起这个想法,端起“小二”就酎进半瓶,然后看着外甥女切给他的一小角蛋糕,仿佛那角蛋糕,一会儿变成了一只小“兔奶奶脚”,一会儿又变成了一块大银元宝……

师傅要是活着,那该多好啊,师傅那手艺,才叫真手艺哪……当年,给人搓澡拍背,啪啪啪地,能拍出山东快书的韵味来——啷哩哏啷,啷哩哏啷,潘金莲最糗那武二郎……不仅山东快书,师傅搓着、揉着、拍着的,还能抡出个京韵大鼓的调儿呢——社会主义啊嗬,像天堂,搓澡修脚的啊嘛,最啊嘛最荣光……多想开他个啊嗬,工农兵的大澡堂,让被压迫的人民啊嘛,都能洗上澡来,都啊嘛都解放……

“小莉啊,再给舅舅拿瓶‘小二’来!”

“啊呀舅舅——你都喝两瓶啦,不能再喝了。”

“舅舅今儿高兴,让你拿,你就去拿,听话。”

“就不!”

“什么?你敢不听、听总经理的?”

“就不听你的,就不让你喝了。”

“看我不开了你!”

林河东只有在八分醉的时候,才敢跟他这个“外甥女”拿拿当舅舅的架子。按理说,他们是绕了八个弯才攀上的亲戚。

“呵呵,你就别逞能啦。”

而小莉,也似乎早就抓住了他的小尾巴——也就是外强中干的弱点。因此只有在上班的时候,才不打折扣地维护他的面子。

“唉,小莉不听话。要不他姨儿,给咱拿瓶来满上?”

“她不听话就欺负我?喏,给你拿去,喝你死!”

那天晚上,他破例酎了三瓶“小二”!北京人爱“二锅头”,且搓澡的,揉脚的更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2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