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今第二愚人的博客

为了抗争生命的无力感和虚无感,男人总会实实在在地“爱”上多个女人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心,年轻的很,胸,坦荡的很,梦,灿烂的很,人,痴情的很——红颜玉女的知音,肝胆君子的知心、、、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下水线里的螃蟹》(原创中篇连载三)  

2011-05-26 10:20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于是,在这些煎熬了他多年的,在这些三天两头就会冒出来,就会穿心而过的潜意识作用下,他常常须臾之间,就被母亲屈辱的形象、世俗的风言,以及父亲随着官职的升迁,而愈发放荡不羁的行为所灼痛。让他心仪母亲,心仪大众女性而萌发的躁动,戛然而止;让他萎靡于无力自拔中的伤怀,四处躲藏,四处徘徊,找个地缝就想钻,钻进去就不想再出来……

那时的父亲,正达不惑之年。不久即爬上了大队管教的位置,俨然一副独步千秋的大公鸡模样。因此,别说二十多年前的当年,也别说十年前、五年前,甚至三年前了,洪阳还茫茫然——用“茫茫然”一词肯定表达不清他这么多年来的沉郁心态,应该说惶惶然、忡忡然地,还真的不知所措,真的不是父亲的对手呢!

是当年的阴差阳错,还是后来的阳差阴错?总之,从中间论的角度来说,父亲即便不是杀人罪魁,也是他失去了母亲的因缘祸首。

是当年的父亲过于强大了,还是直到三年前的他过于弱小了?总之,从结果论的角度来说,前嫌的真相至今还困扰着他,至今还掩埋在父亲的狡黠与谎言之下。

无疑,与父亲之间的怨怼与前嫌,酿成了他的心魔之嫌,他辗转在无法驱除掉心魔的痛苦中。

然而转机恰恰出现在三年前。

他终于和美国的外公联系上了。外公是解放前,孑身一人随着“国军”去的台湾。后来退了役,做起大生意,又移居了美国。他乘美西北航空的班机,飞到迈阿密,没出机场大厅,就被前来迎接他的表姐引领着,转到VIP(贵宾)通道口,随后登上了外公的私人飞机。他们沿着佛罗里达半岛北上,像个凤凰鸟一样地傲视起了美利坚。在飞往外公庄园的途中,尽管他几近听不懂表姐那笨口拙腮的唐人语,可是,他还是从表姐鹰派的自信中,蓦地意识到,要是大陆上没有与FBI、克格勃相匹敌的机构,外公的人早就鼹鼠行动了,早就让父亲成为烈士了!于是乎,他陡然间英雄气长,像战神阿瑞斯藐视罗马人一样地藐视起父亲来……

打那天起,他开始借助于外公的力量,摆出了一副要和父亲较量一番的架势。他要洗尽铅华剥出历史真相,要从地狱里把屈辱的母亲拯救出来,要让应该下地狱的人下七十二层地狱!

直到不久前,他承建的“美食大世界”、“龙翔老年公寓”相继竣工,他也藉此而跻身为当地的房地产大亨。于是,为了一箭双雕,为了达到取悦外公,鞭笞父亲的目的,他才毅然决然地下出了这手棋,把父亲像覆水一样泼进了龙翔老年公寓——他在那里为父亲设立了两条通道,一条通往天堂,一条通往地狱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2

 

都说人生如梦。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像是魇梦。二十三岁的东北姑娘小兰,梦魇之后,真的不知道梦是方的、圆的、扁的,还是苦的、咸的、辣的了,不知道梦魇是否也会像覆水一样,泼出去后,就再也收不回来了。

如果那场梦魇没有发生,洪哥还会把她小兰泼出去吗?洪哥还会把他自己的生身父亲也泼出去吗?即便祸根源于那场魇梦,那么究竟是她小兰连累了洪哥的父亲呢?还是洪哥的父亲连累了她小兰呢?洪哥为什么非要赶场似的,把他自己的生身父亲和她小兰一起泼出去呢?

洪哥就是洪哥。洪哥清癯的面孔上,长着一副油黑锃亮的双眼眸,洪哥双眼眸的后面是不藏奸的。洪哥做事一向是有韬有略,一箭双雕甚至一石三鸟的,洪哥是不吃窝边草的——错了,是不在窝边吃草的——哦,还是不对,是不到该吃草的时候,决不吃的!在那场梦魇过后,小兰才找到了她疑惑有五年之久的答案——洪哥吃不吃窝边草的答案!如此说来,那么这场梦魇的答案呢?是否也要等到五年之后才能解破呢?

先别想五年后的事了,先说说梦魇的那天吧,应该是七月初四的晚上。洪哥到北京办事去了,有过了三天后的七巧节做参照物嘛,有她这个当秘书的笔记作记录嘛,想忘都忘不了。那天晚上,月朗朗星灿灿的,风轻云静。于是山中无老虎,猴子称大王了,没有任何前兆。

洪哥的父亲洪大雷,不愧是个老狱警,老公安,更不愧是个“年轻人”。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新排定,六十岁以下的,都算是中老年人当中的“年轻人”了,他才五十八刚出头,他身体素质好,一向养尊处优的,还属于《海蒂性学报告》中描绘的那种“猛男”嘛!

正是这个老猴子,老“猛男”,他是夜里何时,用什么诡谲的手段,像007邦德那样,钻进她小兰房间里来的呢?临睡前,她房间里的窗户、门,都是她特别留意并锁好的啊,之后,才心无余悸地睡下的。

可是,他就是幽灵般地进来了,没费吹灰弹毛之力!只例行了一道手续,就将她小兰的双手,用手铐扣在了床头上。于是乎,她在被惊醒之后,也就只好乖乖贴贴地任其摆布了——她毕竟是个70后的大学生嘛,毕竟从弗洛伊德那里知道了,任何形式的“爱”,都是大自然赋予的本能嘛!再说了,对方毕竟还是她救命恩人的亲爹,也算是她的“干爹”了嘛!后来,她小兰终于怨气尽消,鬼火上扬,索性也就假戏真做了,一个心思地去幻影幻形了,把詹姆斯·邦德的、老猴子的、老“猛男”的,都想像成洪哥的了……总之,不管她小兰哼哼唧唧地装糊涂也好,还是唧唧哼哼地装明白也罢,反正她是算过账来了:如果当时她不去迎合老猴子的癖好,不去完美地表现她的魅力和价值所在,老猴子是不会放过她的;绝对会像日本三级片那样,把她“铐养”起来的……

后来,老猴子总算是心满意足了,偃旗息鼓了。洪哥的那副油黑锃亮的双眼眸,也就幽灵般地消失了。然而那天的后半夜,她怎么还能睡得着呢? 她像只被剥了壳的大龙虾,只剩下了白白红红的肉,从床上滚落到地毯上,就那么梦焉非焉地躺着、蜷曲着、猥琐着……

其实梦焉非焉的过程,就像她从床上滚落到地毯上的过程,看似自甘堕落,然而,那可是牛顿定律的必然,谁也怪不得。

其实,她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,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怪力,在一直乱着她的神,让她自甘堕落。

其实,她清醒的时候很明白,然而明白过后就再也没有清醒过。纯清如水、纯白如雪、纯粹如经典般的红色浪漫,俨然是不存在了。但是她对洪哥的那份单相思式的绮绻,新潮粉丝式的仰慕,却像口高产的油井一样,一直在源源不断地井喷,从未干涸过……

(待续)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