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今第二愚人的博客

为了抗争生命的无力感和虚无感,男人总会实实在在地“爱”上多个女人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心,年轻的很,胸,坦荡的很,梦,灿烂的很,人,痴情的很——红颜玉女的知音,肝胆君子的知心、、、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)心灵札记——未了百年悠悠情  

2011-08-05 13:31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了百年悠悠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/古今第二愚人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、我心中的住持

 

地位决定性格,性格决定命运。这句话像谶语,像禅言,尽管不是奶奶说的,但是在我慧根未启的儿童时代,却是由奶奶加持在我身上的。

现在回想起来,我是个慧根不显的孩子。以至于如今,对我学龄前的记忆,从来没有似梦非梦那般的感觉,也就是没有像慧根彰显的前辈们,尽如看到旷世原野中彩蝶纷飞,朵朵花儿含情绽放;水底蔚蓝处小鱼摆尾,悠悠浮萍为之祝福那般的感觉。不过如今的我,毕竟过了“耳顺”之年,也就不再计较什么慧根显与不显、命运济与不济的浮云了,并且回过头来才发现,当年被我遗忘在心底世界中的那些零碎、散落、孤寂得无法成梦的东西,才是我最宝贵的财富,才是我最倾心的记忆。

听说奶奶少女时代,曾裹着一副像模像样的小脚。嫁给我爷爷那年,正赶上清廷“逊位”,军阀和帮会的那些枭雄们,一会儿“大总统”的,一会儿“辫子军复辟”的,一会儿又是“洪宪”皇帝的瞎折腾,耍弄国人,就把我爷爷——沈阳东陵警卫队队长的“差事”给搅黄了。于是我奶奶将裹脚布一撕,将几根裹得已经踒回去了的脚趾头往回一掰,就跟着我爷爷“卸甲归田”,一起回了满族的发源地——赫图阿拉城,也就是现在的抚顺郊区种地去了。

“嫁出去的丫头,泼出去的水——跟你那时才二十多岁的爷爷回老家,你爷爷用了六辆马车才把我和家什拉回去,于是俺们也算是‘衣锦回乡’了。后来呢,我就叽哩呱啦地给你爷爷生,连着气儿地生,生了五个儿子和两个闺女哪。这其中啊,就数你二大伯和你爸最聪明了。再后来,你爸爸知道上进念了‘国高’,还进了军校,到了康德十年(1940年),沈阳城赫赫有名的‘协和汽车行’林大老板,就把他的大千金嫁给你爸了……”

等到我听到奶奶这一席话的时候,已经是解放后的五十年代中叶了。那时,爷爷和奶奶依然住在乡下,和我的大伯组成了一个大家庭,奶奶俨然是那个大家庭中主事的。然而奶奶却是个闲不住的人,她隔三差五的,就要从乡下来沈阳城里看望她的三儿子,也就是我爸爸,来我们家“串串门”。我爸爸那时候,已经是东北重工业部的十八级干部了。

她通常都会等到我爸爸、妈妈上班后,准备好她的烟袋锅和叶子烟,然后盘腿坐在床边,再把她那双不小不大的“小脚”压在抿裆裤下,一边吧嗒着“关东烟”,一边像跟忘年交唠嗑似地跟我聊起来。

“早先给我说媒那会儿,大尾巴肇溥仪(皇帝)还在呢。你爷爷家也是大尾巴‘肇’的‘宗室’嘛,正白旗红带子,祖上也‘世袭罔替’过爵爷哩,我就心想,这回可好了,可嫁给殷实人家了,可谁想到世道又变了,咱家从此还衰败下去了呢……”

每逢奶奶来我家的日子,我基本上就不去“幼儿园”了,呆在家里老小作伴,聊一些老小孩、小大人的一些东西。而每逢奶奶讲些我听不懂的,跟我关系不大的事情时,我往往是在一个人“钓鱼”。

“钓鱼”是我最喜欢玩的把戏了。就是在根筷子上绑条线,线的另一头上栓个曲别针,然后把曲别针掰成钩状,拿着这套渔具去把我们全家的鞋子,不管是爸爸的、妈妈的、哥哥的、我的、奶奶的,也不管是冬天穿的、夏天穿的,甚至是屋里穿的“趿拉板”,都会从床底下、屋门后、储藏室里的箩筐里“钓”出来,然后扔得满地都是。好在我们家的地板是木地板,也好在妈妈三天两头的就会拖拖地,我的玩法大人们还算是能容忍——毕竟没有跑到外面去淘气嘛,奶奶也是见怪不怪,我们祖孙二子有时就会藉此而各得其乐。

不过后来,在我十来岁的时候,还是知道了“大尾巴肇溥仪”这句话的意思,那还是听爷爷亲口对我说的。爷爷说“大尾巴肇”的这个“肇”字,是与其他同音字“照、棹、曌”有区别的,是万象更新,起始就辉煌的意思,是专指一竖长长的、拉出了个大尾巴的“肇”字特定而言的,这个字代表了溥仪的姓氏。爷爷说,我门家祖先的部落叫“沙赫达”,以后和一个叫“那和初”的部落合并,经过世代的繁衍生息,到了明朝的万历年间,部落里出了“神鹰的儿子塔克世”,也就是努尔哈赤的父亲,部落才将姓氏改为了“爱新觉罗”,译成汉语,就是“肇”与“金”的意思了。爷爷还说,咱们家在抚顺郊区叫“水泉子”的地方,建有一座供奉祖宗牌位的灵庙,爷爷的名字“肇荣僖”,和爷爷大儿子的名字“肇汉民”,已经挂了上去,“千古流芳”了……我听了当然懵懂有余。不过既然“肇”与“金”都是“爱新觉罗”的译意,那么我家的先辈们为什么不称溥仪为“金溥仪”呢?历史上的“女真人”,不就曾被称为“金人”吗?当然了,这个问题恐怕是在我成年之后,才似有似无地盘绕在心中的……

“嫁鸡随鸡、嫁狗随狗,嫁到你们老‘肇’家了,就得为你们老‘肇’家背黑锅。要说我和你妈的过节啊,就是多管闲事落下的毛病了。你看,你妈是属牛的,大屁股大胯的,生了你大哥、你、你哲弟三个了,才二十八岁,以后肯定像我一样,还能生他一打呢,我这才向你爷爷提议,将你的哲弟过继给你大伯……唉,没想到你妈死活不依。你妈咋不想想,你大伯是你爷爷的头大,娶的媳妇不中用,不会生,那不是给老“肇”家丢尽了脸面吗?咳咳咳,要知道头大的没个后,会让族人笑话的,咳咳咳——”

奶奶恐怕是被关东烟呛着了,咳嗽了两声后,就把烟袋锅里的烟灰嗑了出来,嗑到满地板上摆放着的我的那些“鱼儿”身上……

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5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