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今第二愚人的博客

为了抗争生命的无力感和虚无感,男人总会实实在在地“爱”上多个女人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心,年轻的很,胸,坦荡的很,梦,灿烂的很,人,痴情的很——红颜玉女的知音,肝胆君子的知心、、、

网易考拉推荐

忆王山:我心中的“跑酷少年”  

2012-05-07 15:18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忆王山:我心中的“跑酷少年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赵群

  

昨天,我参加了我的老同学,我的挚友王山的葬礼。葬礼我参加多次了,都过了耳顺的年纪嘛,别说长辈们都“耄耋”以上了,就说同辈们、晚辈们中,天有不测,地有不公,人有不舛的,被收回去重塑的事情也屡见不鲜。其中既有我的父母,也有一些上至开国元勋、治国功臣,下至平头百姓、无名草根等等的“大、小人物”,参加之,出于情义所致,自然悲悸之极。

然而昨天,与王山的最后一别,悲悸之上,又多了滔滔不绝的哀婉、幽思与凄凉,让我欲哭无泪,欲恸无殇……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1

 

结识王山,是在上世纪的1967年,也就是文革爆发后的第一个春天。那年,我们才十五、六岁。尽管当时的社会背景,风也萧,雨也潇的,然而少年不畏风流,男儿不惧红尘,我们从相识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了一生的情缘。

那年,他就读的“八一学校”,被江青强行关闭,他被迫而转学,来到我们男十三中。十三中原系市里的重点中学,虽说也“停课闹革命”了,也“破四旧、立四新”地折腾了大半年,不过,我们班的大部分同学,还是很“乖”的,还是每天都会按时来到学校报到,然后在驻校军代表的召集下,学学“毛选”,侃侃大山,聊他一通“国事、天下事”的才散。

一天,军代表萧班长,领着个细皮嫩肉的,看上去比“妞儿”还有点羞赧的翩翩少年,出现在我们班教室门前。

“同学们,请大家都坐回自己的座位上,我要跟大家说几件事……”

萧班长说的第一件事,即是把王山拉了过来,然后拍着他的肩膀对我们说:

“他叫——王山,三横一束的王,山嘛……噢,就是山里的孩子的山,大山的山,是从‘八一学校’转来的‘新生’。以后,即是咱们班的成员了。喏,王山,你就……就坐到后面的那个空位子上吧。”

萧班长是上面选派来的,英气飒爽,口才也不错。但是那天不知为什么,他介绍王山、看着王山时的眼神很怪异,说话时的语调也走了板。开始时,我们并没有在意,但是没过几天,我们就知道了其中的奥妙。

萧班长所说的那个空位子,就在我右手过道的旁边。

他,头上戴了顶羊剪绒棉军帽,帽堂稍微前倾着、栽楞着;身上罩了一套四个兜的平纹军装,宽宽大大的,风尘尽染后洗白了的,“亮相”在我们初二(4)班面前。我猜他这身“军皮”,一定是他爸给他的;还有,他出门扣帽子的时候,一定照过镜子,拿捏过尺度,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摆过“Pose”吧……

于是从那天起,穿着一身“军皮”的王山,细皮嫩肉的王山,看上去还有点“妞儿”般羞赧的王山,就坐到了我旁边,与我只隔着一人宽的过道远。而且恐怕当时谁都没想到,我们之间这一人宽的过道远,还是两个少年郎一生友谊的起跑线。

于是我当然,也就不远不近地观察起了他。他目光炯然,清澈犀利,好像眼眸中的瞳孔比常人大一些;而那副瞳孔散发出来的光彩,似乎也就传达出一个信息:他,已经开启了一种天赋异禀,完成了他最基本的修炼,而那修炼中中最难能可贵的,就是他很会淡定自己,他是用眼角上的狡黠,嘴角上的腼腆,告诉你这一切的,他无疑很想做个义胆侠心的英雄,发挥出最大的能量去惩恶扬善……可以说,我从他传递给我的第一印象中,就认定了他将来一定能成大器,至于大到什么程度,又是什么类的“名器”,是玉器,还是法器,我就懵懵懂懂地说不清楚了。

(待续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5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